[電影]-小丑(下)來來來,各位看倌們!看我開心過癮地痛罵自己啦~

%25E5%25A9%2589%25E7%25BE%258E%25E7%2584%25A6%25E6%2585%25AE-beautyanxiety-%25E8%258D%25B7%25E8%2598%25AD%25E5%258F%25B0%25E5%25A4%25AB%25E7%2589%25B9-Delft-DSC07261.jpg-beautyanxiety

延續上篇文章》
[電影]-小丑(上)就是要驚世駭俗!老娘這次想支持殺人犯

來來來
各位看倌們
看我開心過癮地痛罵自己啦~


♦♦♦

四,其實,我是個超爛咖醫生


其中電影中的一個場景令我印象特別深刻
那位從來都沒有真正在聽亞瑟說話的心理治療師
跟我真的相似度百分百

當我坐在電影院裡看著他們的會談時
我才驚覺原來身為一個旁觀者時
治療師看起來竟是這樣的令人厭惡到極點
冷漠疏離毫無同理心

當亞瑟告訴治療師自己可不可以加藥
治療師帶著平板的表情
翻了翻亞瑟的藥單
說:「你已經吃了七種藥,那應該對你有作用吧」
完全無視於亞瑟最深層的痛苦

亞瑟想說的其實並不是加藥
而是他正努力地想藉由各種方法來緩解痛苦

我看到這一幕時心裏驚恐萬分
因為當我面對病人要加藥的狀況時
回答竟和電影裡的治療師「一・模・一・樣」

原來
身為一個精神科醫師
我跟病人的距離是這麼的遙遠
我從來沒有真正地了解過我面前的這個(病)人





電影中的那個「我」看起來如此令人厭惡?
我不禁開始有點自責

電影裡的治療師給了我答案

因為治療師自己也被困在了體制內

當預算刪減時
亞瑟的心理治療與藥物都被瞬間停止

治療師無奈地告訴亞瑟這個壞消息
失望透頂地說:
他們根本不在乎你這種人
他們也根本不在乎我這種人

原來
不是治療師不願意對亞瑟敞開心胸
是因為她跟亞瑟都一起困在體制內
就跟我一樣

五,因為我跟小丑其實很像~


當我在看電影時
我一邊看一邊越來越認同小丑
想到自己也是一個非常不適應體制的怪胎

我想到自己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身份認同

我是精神科醫師
我是父母親的女兒
我是已經年過30歲的女人

社會體制告訴我
要專業要認命工作
要孝順父母親
要結婚走入家庭生小孩

社會體制告訴我
這樣我就可以得到認同感與歸屬感

但我跟小丑一樣
無論再怎樣努力遵守體制內的規則
就是找不到自己的價值

我討厭假裝一個很專業很替病人著想的精神科醫師
我討厭假裝當一個孝順的女兒
我想逃開家人令我窒息的緊密感
我討厭走入婚姻討厭生小孩

我的身體像是有一個黑洞
無論我怎麼努力都填不滿

我就跟小丑一樣疑惑
我已經很努力了
為何就是沒有辦法快樂?

原來
我跟小丑一樣都是無法適應體制的怪胎

小丑戴上面具後獲得力量
我則也幫自己打造了各種面具

當我戴上了沒醫德的面具時
我再也不用當專業的正向的典範的精神科醫師
可以自私自利享樂至上完全不想要工作

當我戴上了不孝的面具時
我再也不用當一個聽話的女兒
即使違背父母親的意願也無所謂
可以與父母保持距離成為一個獨立個體

當我戴上了蕩婦與婊子面具時
我再也不用當一個傳統的好女人
可以不要結婚不生小孩
崩壞情慾下流恣意挑戰傳統價值觀

當我真正戴上我想要的面具時
就跟小丑一樣
真正找到了讓自己快樂的方式

六,什麼,殺人其實是假的!哈哈哈


看完電影後
發現電影外的討論跟電影內的劇情一樣精彩

大家議論紛紛
有人擔心安全議題
擔心會讓人們學習殺人

社會體制似乎開始焦慮
焦慮大家都想要逃離該怎麼辦?

有個影評更有趣
從亞瑟的慣用手
開始細膩分析電影中殺人的場景都是假的

於是
觀眾們開始懷疑這一切會不會根本都是亞瑟腦中的幻想?

如果殺人是假的
那麼這部電影的道德位置就會比較正確了嗎?

當我思考到這裡
不禁覺得小丑真的很狡詐
最後還是一定要捉弄所有人一下

電影本身就是假的
電影本身就是一種表演
所以這麼認真地去討論哪些情節是真哪些情節是假
好像是一件頗蠢的事情

重點是
何者是真
何者是假
很重要嗎?

幻想與真實的界線真有這麼清晰嗎?


我想到《性高跟鞋與吳爾芙》這本書裡提到《羅曼史的甜蜜復仇》

家庭主婦藉由閱讀羅曼史來逃離日常生活

羅曼史的花花世界帶給主婦幻想層次的逃逸,幫助她們遠離日常生活的平庸。


我彷彿聽見
小丑笑著對我說:

殺人是假的
面具是假的
所有都是假的

但是那根本都沒有關係
因為根本沒有真實的世界

重點是
這所有的幻想給予了我們逃離體制的一個絕佳機會啊~~


♦♦♦


《婉美焦慮》Facebook
《婉美焦慮》Instagram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花蓮豐濱] 人臉側面岩:相似度百分百,壯觀美麗超好拍的私密景點!

[花蓮市] 回家・吃鍋:最療癒暖心的享受,遇見最真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