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翠絲 Tracey》

覺得男主角真的演得太太太好了
看完後真心覺得跨性別者非常辛苦

尤其是看到打鈴哥與男主角終於可以扮成女性出門party時
那場戲真的太可愛了

但男主角與老婆坦承自己的心情時
那場戲又是這樣的揪心令人難受

男主角的太太在得知男主角是一個女人的消息後
竟然不是在意彼此多年的夫妻情誼
而是說:你要我怎麼面對街坊?你要我怎麼回去劇團?我的面子怎麼辦?

所以
婚姻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是否跟兩個人的感情無關
只跟面子有關

「面子」是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樣子

社會心理學提到
人很難不被周遭的人影響

在我的上一代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
朋友佔據了生活很大的一部分

想起我的父母親
生活似乎都圍繞著朋友
話題也總離不開朋友之間的八卦
儘管我對他們的朋友並不熟識

但對我們這一輩而言
情況不一定比較好
我們改成在社群網站上發文
發布自己最光鮮亮麗的樣子

「面子」依舊很重要

無所不在的網路把這樣的狀況延伸成了一種無所不在的觀看與監視
如同傅柯的全景監獄

我一向都不喜歡這樣被觀看的感覺
被注視的感覺
儘管有時這種感覺可能只是一種想像

但這樣的狀況無可避免
儘管是在現實生活中也會常常發生
尤其是在國外旅行
無論在哪裡
總是被緊緊的注視著

現在
我調整心態
不太去care他人是否在看著我
而是去思考自己是否開心
怎樣的狀態自己可以最開心

現在
我覺得比較自在了

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
男主角的太太告訴兒子:「我們這個家不能有慾望」

華人把慾望藏起來不說
某些人不應該有慾望
父母親不該有慾望
老人不該有慾望
精神疾病或身心障礙者同樣也不該有慾望

讓我想到日本的一部小說
是描寫一個老人的慾望故事
書中鉅細靡遺的描寫老人如何慾望他的兒媳婦
他慾望著兒媳婦的纖纖玉足
希望死後可以把那足印拓在墓上

更讓我想到醫院精神科訓練時的一堂課
對於住院的精神病患
他們的慾望該如何宣洩?

現今的醫療體系
對這部分做的是如此的少
即使連討論都被小心翼翼的避開了

這部電影讓我非常感動
多次感動到哭

對我而言很一般的事
身為一個女生
開心打扮自己
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對於他們
這竟然是如此困難的事
一件無法對人訴說深藏心中的莫大夢想

所以當打鈴哥與男主角終於可以扮成女性
他們是如此的開心!

非常溫順的男主角直到五十歲才有一個機會面對自己深藏心中的秘密
面對真正的自己
如果不是因為阿正死掉
我想他可能永遠不會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

五十歲
已經完成人生重要的許多任務
有了成功事業
美好家庭
一對兒女

當對他人的義務都已經完成了
那麼
好像就是時候該回頭審視自己的需求了

人是否都要等到年紀大了
才有多餘心力從忙碌中抽身
認真滿足自己的需求?

外型陽剛的男主角扮起女裝真的是非常的衝突
但仔細看
無論是坐姿
或是哭泣難受的樣子
他都把身為一個女性有點內向害羞的姿態表演得如此自然毫不做作

又將一個身體是男性
但內心卻是女性的難處
詮釋的讓人心為之難受心碎

看電影時
一直覺得阿正的老公看起來超眼熟
跟B討論後才知道
他是演公視《危險心靈》的黃河

黃河從小到大根本一點都沒有變
這一點真的讓我很驚訝

劇中男主角與黃河最後發生關係
他們之間最深刻的連結是阿正
彼此最愛的人

這讓我想到年輕時看的小說《挪威的森林》

書中的渡邊徹與鈴子最終發生關係
當時才高中生的我讀到這一段時非常無法理解
為什麼在渡邊徹最愛的直子死掉以後
他要跟直子的好朋友發生關係

對那時的我而言
無法理解也非常不懂

這次看電影
剛好又看到類似的情節

大雄在最愛的阿正死掉後
遇到阿正的老公黃河
他們之間最深刻的連結就是阿正
彼此生命中最愛的人

電影中當黃河與大雄發生關係時
大雄問:你確定嗎?
黃河答:我確定,我想如果是他也會這樣做的

大雄的遺憾是這一生沒有機會可以回應阿正對他的愛情
黃河則是在自己最愛的人死去後遇到阿正深愛的人

看到這裡時
與年輕時的我不同
我這時覺得
他們的結合是如此的合理
他們本來就應該發生關係的

這時我才略略懂得
年輕時看的《挪威的森林》

我覺得這部電影有個最大的問題
就是對gay的刻板印象

像是阿正的形象就太過夢幻
一個非常帥的男生
一個戰地攝影師
在英國工作
父母親都早已不在世上

阿正是個非常虛無飄渺的人
好像不是現實生活會存在的人

而劇中黃河的設定也是如此
一個長頭髮的年輕作家
思想開放
在台灣念過書
跟阿正一樣都在英國工作

似乎同志的形象就是如此的藝術夢幻前衛

但我在現實世界中所認識的同志並不是都是如此
他們有各種個性,各種樣貌
其實他們跟我們並無差異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花蓮豐濱] 人臉側面岩:相似度百分百,壯觀美麗超好拍的私密景點!

[花蓮市] 回家・吃鍋:最療癒暖心的享受,遇見最真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