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7的文章

[日本] 京都清水寺:買賣寄存有自己靈魂的和服。

圖片
這是一個寒冷的三月。

早上六點多我就從日本大阪出發,要前往京都。

這段路程長達兩小時,過程使人崩潰。擁擠的電車使我無法呼吸,轉車的路程中我多次迷路,寒冷的低溫難以忍受。

終於,在早上八點多,我們到達京都。

即使辛苦,即使睡眠不足,即使舟車勞頓,我到達京都的心情卻是十分期待的,因為今天的重頭戲是要體驗日本和服,一次與千年歷史古服的相遇。



一到達京都,遠遠就看見店門口有一位穿著水綠色和服、樣貌秀麗的女子揮舞雙手,大聲吆喝,以日文招呼經過的客人。

女子見到我便以流利的中文迎接我入內,一走入店家,從旁經過的人群川流不息,即使我已事先以網路預約,並提早到來,仍是人潮眾多。

女孩們紛紛挑選著架上樣式眾多的和服,如同花蝴蝶們飛舞在五顏六色的花叢。

這家店是有名的連鎖店家,商業模式成熟,流程十分緊湊。

一名約五六十歲,會說中文的女子前來向我們介紹挑選流程。

一個個女孩們就像是工廠線上的商品一般,有條理地依序被安排、被說明、被介紹,並輪流挑選和服。


和服是具有千年歷史的傳統服裝,在大家的印象中,和服是優雅細膩深刻的。



對日本人來說,和服是寄存有自己靈魂的重要物品。

和服是父母的祝福,當孩子長到三歲、五歲、七歲之時,父母親會慎重地幫孩子穿上和服,到神社參拜,感謝神祇保佑,並祈禱孩子能健康成長。



和服是愛情的見證,訂婚時,男方要給自己的未婚妻送上和服之腰帶以表珍重,婚禮時,新娘穿上的白色純白和服代表著神聖、無垢的清淨純潔。



但,在這裡,一件件斑斕鮮豔的和服,就是一件件商品;詳細清晰的流程,就是一條條動線。

此時此地,和服不再是珍貴的禮物,不再代表人生大事,更不是歷史的沈積,它僅是以數千元台幣可以消費的一次體驗。

然而,在我眼前活生生的女孩們,眼神卻是如此閃亮,我可以看見她們興高采烈地挑選,在鏡前擺弄姿態。

不管高矮胖瘦,無論美麗與否,我們都一起期待穿上和服時可以典雅美麗,氣質出眾。

原來,穿上和服是一種夢幻的實現。



但實現夢幻是要付出極大代價的。

這天,當我從數百件五顏六色的和服中挑出我想要的花色後,我以為最難決定的任務已經完成。

然而,事情卻遠比我想像的更加複雜。

和服師傅把我領進房內,從架上拿出多個紙盒,紙盒裡是數百條的衣帶、繩帶以及飾品,各種顏色,各種式樣,令人眼花撩亂。




看到這麼多種選擇,我瞬間傻眼。

更慘的是,這位師傅只會講…

[日本] 京都錦天滿宮:藏身於熱鬧巷弄中的天神。

圖片
炎熱的下午,剛離開人潮擁擠的錦市場,下一步我要到天神的居所「錦天滿宮」。



錦天滿宮祭祀的是日本家喻戶曉的學問之神 ─ 菅原道真。

延伸閱讀:[日本] 大阪天滿宮:神靈,是人類慾望的真實反映。

菅原道真本是一位被皇朝重用的高官,因被政敵陷害,流放到偏遠的九州,抑鬱而死於異鄉,三十年後,他的冤屈被平反、被追贈官位、更進一步被敕封為掌管雷電的「天滿大自在天神」。

天滿宮便是祭祀天神的所在。

我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中,窄窄的巷弄旁是滿滿的商家,那吆喝聲與人群之嘈雜聲不絕於耳,熱鬧至極。

穿越過種種障礙,我終於越來越接近「錦天滿宮」。

但越是接近,我就越是驚訝。

這幾日,我在日本所見之神社無不莊嚴幽靜,獨立於世俗之外。即使有人群來往,大多是參拜的信眾與觀光客或是前來擺攤的攤販,我至今未曾見到藏身於商家之內的神社。

但錦天滿宮就座落在最熱鬧的商店街道之中,古代與現代的時空交錯,數百年的鳥居之旁是當今的流行服飾與速食店家。

這裡超乎我想像的擁擠嘈雜,且充滿濃厚的商業氣息。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在熱鬧巷弄中的神社。



走入神社,印入眼簾的是整片滿滿懸掛的燈籠,壯觀而華麗,在古代,獻燈原代表著獻上光明,如今,財力雄厚的商家們爭先恐後地獻燈,則是彰顯自己的氣派。



小小的神社,滿滿的人潮把這裡擠得水洩不通,在這裡,出現一尊金光閃閃的牛兒。



這隻牛全身光滑閃亮,脖子上繫著一條大紅色的領巾,領巾上繡上精緻的花朵圖樣,整體氣質雍容華貴。

但,為什麼要在這裡放一隻牛兒呢?

而且不是只有這裡有放牛兒,日本各地一萬多座的天滿宮都有放牛兒。

其實,牠不是普通的牛,牠是神牛,是天神的使者,撫摸牠便可以受到天神的護佑,得到智慧變聰明,考試順利,所以日本各地的每一隻神牛都通體光滑閃亮。

神牛如何成為天神的使者,這裡有一個動人的傳說。

從前,當菅原道真還是一位高官之時,他最愛乘著一隻大黑牛拉牽的牛車四處出行,體察民情,他與牛兒的感情最好,牛兒的起居生活都由道真親自照顧,牛兒也將這悉心照顧的點滴放在心底。

一日,菅原道真又如同平日乘著牛車出行,街道上人來人往,此時,一位刺客奔向道真欲取他的性命,眼見道真的性命就要不保了,大黑牛卻在當下幫主人擋下了這一劍,救了主人的性命。

從此之後,道真與牛兒的感情更加深厚。

數年後,道真抑鬱死於九州,大黑牛則背負起護送靈柩返鄉之重責大任,返鄉…

[日本] 大阪天滿宮:神靈,是人類慾望的真實反映。

圖片
豔麗陽光下的這天,通過充滿生命力的天滿橋筋商店街,我來到這裡的信仰中心「大阪天滿宮」。

觸目所及,到處是代表天神之梅花標誌,典雅美麗。





天滿宮,供奉著日本著名的學問之神「菅原道真」。

這位學問之神在日本的地位可比是台灣的文昌帝君,每當考季來臨,大批大批的考生來此祈求考試順利,每年都有將近千萬人到此祈求學業上進,考取功名。



但是,在天滿宮裡,其實是一個恐怖至極,怨氣沖天的怨靈。

為什麼考生們要祭祀怨靈?

又為什麼原本是令人恐懼的怨靈現在會這樣受大家的歡迎?



這就要講到西元九世紀的一個故事了。

這位怨靈名叫菅原道真,是一位大天才,別人五歲時還在嚎啕大哭,據說這位天才五歲時就能創作詩歌。

天資聰穎的他出身於書香世家,家庭環境優良,長大後,33歳時就被任為文章博士,十分年輕時就已經學業有成。

不僅如此,他的運氣極好,被當時的天皇「宇多天皇」賞識,一路平步青雲,被任為天皇最得力的左右手,仕途順利,榮華富貴名聲一個不缺。



不過故事當然不會這樣簡單。

當「宇多天皇」死後,環伺在旁的政敵們早已虎視眈眈的想要陷害他了。

馬上向新上位的醍醐天皇進讒言,誣陷他將意圖謀反,年僅17歲的醍醐天皇聽信讒言,就把他放逐到遙遠的異地「九州」 。

傳說,連梅花也為他飛奔而去到九州,牛兒也忠心地跟隨他前去異地。



當時的他,就如同由天堂掉到地獄,距離京城800公里之遠的九州,是日本西南端的另一個島嶼,一個多山丘的貧瘠地區。

家人不准跟隨,四個子女也被流放到邊遠地區服勞刑。

將近60歲的他,孤身一人被放逐異鄉,不僅失去了原有的一切,連最親近的家人們都音訊不明,生死未卜。

無法遭受此壓力的他,短短三年後,就抑鬱死在異鄉的九州。

接著,長達30年的復仇計畫開始。

第一個十年,京城不斷發生水災,旱災,瘟疫,大火,以及暴風雨。 當年陷害菅原道真的政敵也在這十年內死去,而且是死在39歲的盛年。

第二個十年,京城發生天花與赤痢,連醍醐天皇也染病。

此時,百姓們已經開始不安。當人們恐懼時,就會想要找到一個解釋。當人們疑慮時,就需要找到一個答案。

星座是什麼?占卜是什麼?

其實也就不過是在漆黑之人生中找到一個方向而已。



所以當時的人民也希望可以找一個方向,找一個解釋,不管那解釋是對是錯其實都無所謂,因為人其實並不需要知道是對是錯,人只需要知道所有事情都有一個解釋就可…

[日本] 天神橋筋商店街:巨型豔麗的人偶舞動身軀,生氣盎然。

圖片
天神橋筋商店街,這不是日本著名的商店街,不像錦市場或是黑門市場如此有名,但卻深深吸引我。
這是日本最長的商店街,長達2.6 km,共有600間店舖。

已經有364歲歷史的這條街道,也是日本首創配置有彩色立體人形木偶的商店街。

陽光炙人的下午,我經過熱鬧的街道,在擁擠的車站下車。

剛一走入人群,那鮮豔奪目的巨型人偶就出現在我眼前。



與真人一樣大的彩色立體人偶就這樣高高地懸掛在商店街的入口處,搶眼至極,要人不注意它們也難。

那人偶充滿活力的姿態正代表著這條街道旺盛的生命力。



我好奇,他們是誰?是天神嗎?還是古代的英雄?

都不是,他們其實是各式民俗通俗戲劇中的主角們,有中國著名武將「關羽」,還有「豐臣秀吉」。豐臣秀吉原本是普通農民,經歷奮鬥後奪得天下,為勵志故事中之代表人物深受人們喜愛。不僅僅如此,竟然還包括是浪速的一位義賊:「木津勘助」。

武將、義賊、農民,如此俚俗的一個組合,展現出當地的生命力,反映出當時人民日常生活的面貌。

為什麼有這些人偶呢?

原來他們是迎神人偶。

天神橋筋商店街的信仰中心是「大阪天滿宮」。



天滿宮的著名祭典是「天神祭」。

說到天神祭,這祭典來頭可不小。

已有千年歷史的「天神祭」是日本三大祭典之一。

每年光是參加儀式的民眾就有數千人,前來共襄盛舉的觀光客也破百萬。

天神祭的重頭戲是「船渡御」,水上船隻大遊行。

在祭典進行時,漆黑夜晚中,水上會有數百餘艘妝點燦爛燈火「奉拝船」遊行,這些船隻將以盛大的儀式來迎接神明的到來。

接下來,這些船隻將施放四千發的煙火來迎接神明,當燦爛花火綻放在星空中的那一刻,是祭典的高潮,也代表著人們最虔誠的心意。

除了以花火奉獻之外,人們還會請專門的老工匠師製作迎神人偶來迎接神靈。

這些人偶就稱為「御迎人形」。



傳說在江戶時代,御迎人形製作完畢後必須在各町的街角披露,然後再裝飾在「船渡御」的船隻上出迎神靈。

所以便演變成現在在天神橋筋商店街上的彩色立體人偶,這些人偶們的製作可不馬虎,它們均出自正宗的博多人形師之手,工藝精美,栩栩如生。


天神橋筋商店街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屋頂上吊掛的一長排鳥居。



你有看過矗立在神社前的鳥居,但你必定沒有看過懸掛在屋頂上的鳥居。

為什麼要將鳥居高高吊掛起來?

原來那高高懸掛的鳥居是代表著天滿宮的天神就在此地,而這條街道便是天神居住地的門前町…

[日本] 大阪城:曾是戰場的古城現在是孩童們嬉戲的樂園。

圖片
延續上篇文章,日本進入明治時代,大坂城將失去它的名字。
明治三年,天皇以「坂」這個字「土,反」有武士造反的意思,將其更名為「阪」,從此,它失去原本的名字。

看盡了改朝換代、繁華落盡的它慢慢地體會到世事的無常與多變,原來光鮮亮麗的外表裡其實是無止盡的苦痛,它學會淡然處之,它學會隨遇而安。



在明治時期,大阪城不再是掌權者的居住之地,褪去了華貴的金衣,它換上軍裝,變身為陸軍的基地。

穿上軍裝的它,命運更是多舛,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成為美軍空襲的目標,再一次被全部摧毀,體無完膚。

這一次的毀滅,它不再哀傷,以冷眼旁觀,以身體記載,歷經數百年的它,清澈的眼睛已經充滿智慧。



時間來到西元1928年,在歷史中被燒成灰燼的大阪城,原本以為自己不會再被記得了。

卻沒想到,當時的大阪市長提出一個建議,便是重建大阪城,不僅如此,這樣的提議竟在半年內獲得市民的捐款150萬元(相當於大約200億新台幣)。

它從沒有想過,曾經是皇室貴族的它,現在竟淪落到必須接受平民的資金才能重建。

看盡滄桑的大阪城,沒有難過,沒有悲嘆自己的尊貴不再,反倒,很釋懷。

因為,它知道,它擁有的最珍貴的事物並不是一個永恆的樣貌、尊貴的身分,而是它所經歷過的時間、所經歷過的歷史,如果世人希望,它可以將這一切傳遞給人們;但如果世人不希望,它就這樣地被一次一次的化為灰燼倒也無所謂。


但這次在重建時,民眾們卻遇到一個天大的難題。

大阪城曾經經歷過豐臣家與德川家兩個時代,而現在,再度被重建的大阪城到底是要用豐臣家的設計方式還是用德川家的設計方式呢?

兩位都是日本史重要的幕府將軍,偏重誰似乎都不對,兩邊各自的擁護者吵了又吵,戰了又戰,最後,他們決定了。

那就是

一半用豐臣家,一半用德川家。

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

1~6樓使用:德川時代的白城(白漆)外觀
7~8樓則使用:豐臣時代的黑城(黑漆)外觀

如此,就有了現在大阪城上黑下白的樣貌。



若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看見現在的大阪城,是否會啞然失笑?

曾經,他們都視大阪城為自己的尊貴代表;曾經,他們都視對方為不可容忍的仇敵,但是現在他們卻合而為一了,不會分開,也無法再分開。

/
/

現在的大阪城,以嶄新的面貌,以鋼筋水泥為骨架,重新出現在世人的面前。



那伏虎與鯱魚不再以純金鑄成,僅以金箔貼上外表。

護城河仍舊寬廣壯觀,但少了肅殺之氣,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