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的私生活》現行的婚姻制度是社會穩定的基礎嗎?

繼續閱讀這本書《被劫持的私生活》

最近大家都在討論現行的婚姻制度,有許多人也強調一夫一妻制是社會穩定的基礎,但我對這個結論十分存疑,剛好,最近在讀的書對這個部分有詳細的討論,趁此機會跟大家分享。

要討論現行的婚姻制度就要來看看婚姻制度發展的起源,現行婚姻制度的起源是來自於「父權制度」。

在人類四百三十萬年的歷史中,「父權制」的時間其實只有六千年,其餘數百萬年的時間都是「母權制」,所以若按比率來計算父權制其實只佔人類歷史的百分之一點四。

那麼,如果人類大部分的歷史其實都是母權制,那麼,人類是如何由母權制走向父權制的?

未來人類的父權制還有可能繼續下去嗎?

如果人類的父權制已經一步步走向崩潰,現行的婚姻制度是否也會崩潰?

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要先回到兩百五十萬年前,舊石器時代的早期。

在那個時代,原始部族都還是母系社會的,在群體雜交的部落裡,只有母親的身份是可以確認的,因此當時的部落組成是由一個共同的女性祖先構成的親戚們生活在一起,氏族內禁止通婚,男子成年後便到其他氏族找妻子,女人們則留在本氏族內,從其他氏族中找來丈夫們一起生活。

這時期,還沒有農業,食物主要由女人們採集的野果與含有澱粉的植物根莖,男人們則整天成群結隊地外出,但卻根本沒有能力打到一隻鹿或是一隻羊。

所以,當時男性的地位並不高,頂多與女性平等。

這樣的日子,男人們過了數百萬年。

但是接下來,母權制崩潰的第一個因素出現:


剩餘財產

時間來到近一萬年,當時因為地球的氣候改變,變得乾燥又寒冷,而且大片的森林被草原取代。俯拾即是的果子不見了,人類只好開始辛苦種地。分散在森林裡的原始人在那時不得不集中居住在河流的沖積平原上,靠種莊稼維生。

隨著農業的產生,人口密集起來,數量也比以前有很大的增長。

而在這時,弓箭也發明了出來,因為弓箭的發明,男人開始進行比較像樣的打獵,這提高了男人的地位。

同時人口的增加更造成土地資源的緊張,部落間的關係也隨之緊張,當遇到荒年糧食不足,就是部落之間發生戰爭的時候,這時,男人們的地位再度提高,因為只有有能力留住男人的母系氏族,才有能力存活下來。

農業的產生不僅僅造成土地資源的緊張,還造成剩餘財產的產生。

過去,人們沒有剩餘財產的觀念,摘到果子就當天吃掉,打到獵物一樣也是當天烤熟吃掉,但是來到農業時期,因為人類不再有充足的食物來源,我們學會忍耐度日,人類不得不在春天播種、夏天灌溉,即使到了冬天,就算再怎麼餓,也要預留足夠的種子。從採集到農業,就是從「直接的滿足」到「延遲的滿足」的過程。

農業一開始發展的時候,人類當然沒有辦法有剩餘的財產,但是隨著農業技術的進展,人類開始有了剩餘財產,也因為人類開始有了延遲滿足的觀念,我們竟然開始想要把財產積聚起來。

接下來,出現另外一個使母權制崩潰的第二個因素:


遊牧民族將「父親」的概念帶到農業社會!

遊牧民族如何發展出父親的概念呢?

這就要從他們獨特的生活方式說起了

農業社會的生活方式是多人一起組成部落,前面也有提到當時人們的性行為是以群體雜交的方式進行,所以在這種狀況下父親難以確認。

但是遊牧民族是由一個男人或少數幾個男人帶著一大批牛羊,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妻子則是由其他原始部落「搶」來的,在這種狀況下,男人有了跟女人單獨相處的機會,所以「父親」開始有了可以確認的可能性。

當「父親」的概念發展出來時,男人們開始對這個概念無比著迷,如果有一個可以確信為自己的孩子,並把屬於自己的財產傳給他,這將是一件多棒的事情啊,當時的男人們都是這樣想的。

但是這時就出現一個很大的問題,在那個還沒有DNA驗血技術的年代,一個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即使是在遊牧民族裡,男人其實還是很難確定,所以男人們共同規定:「誰也不侵犯別人的女人」。

這就是父系專偶制家庭的起源。

所以,當初「一夫一妻」這一個由男性制定的遊戲規則,其最根本的動機就是經濟利益。

換句話說,「男人剝奪女人的性自由,只是為了能得到一個可以確信為自己的子嗣,以便財產繼承。」

這裡我們可以看看書中提到的一個例子:

在古希臘,一個男人與他人的妻子通姦,做丈夫的可以殺掉這個男人,但是如果這個男人強姦他人的妻子,做丈夫的卻只能要求一筆罰金。

為什麼呢?這兩種行為為何有這樣大差別的懲罰?

因為這根本就是基於經濟原因的考量!

如果是通姦,妻子生下的孩子有可能是一個野種的孩子,而合法丈夫的財產就有可能被一下子全部竊取的風險,所以這個男人犯的是死罪。

但是如果是強姦,那男人犯的錯誤不過是類似在未徵得主人同意的狀況下,用了一下他的腳踏車,事後還完璧歸趙,這樣看起來,強姦所犯的罪根本不算什麼,可以只罰一筆錢了事。

這個例子讓我們深刻的了解到婚姻的本質其實就是男性財產的繼承。

而除了觀念上的散播之外,父系社會形態得以取代母系社會型態的另一個重要途徑,就是戰爭。

我們可以想像,戰爭的贏家一定都是遊牧民族!

在歐洲,來自北方的庫爾甘人(Courgains)人對東歐和南歐有過三次入侵和遷徙。接著,高加索地區其他的遊牧民族也無法認受北方突如其來的幾次嚴寒,也紛紛南下。於是,所到之處,原住民的農業文化被徹底摧毀,象徵母系的聖杯被父系的劍擊得粉粹。

這就是哲學家恩格斯所說的「女性世界歷史性的敗北」!


但是,女性們有這麼愚蠢嗎?
為什麼古代的女性不為自己爭取權利?
如果女性就跟男性們一樣天生好色,為何女性會一步步喪失自己的性自由?

這就要談到在父權制度中,男人控制女人最有效的武器,就是剝奪她們經濟獨立的能力。

女性在二次世界大戰前,是沒有工作權利的,當然,也就沒有自行賺錢的能力,因此,古代婦女的財產表現二個部分:一是在對自己嫁妝的支配權,二是對丈夫遺產的繼承權上。

而在婚姻制度中,女性經濟上的保障就來自於婚後她是否可以充分掌控自己的嫁妝。

在這部分,中國女性的命運就真的是悲慘至極了!

中國女性從來沒有自己嫁妝的支配權。

當一個女性嫁入夫家之時,娘家就以付出嫁妝的方式徹底剝奪了她繼承娘家財產的權利,但是當她嫁入夫家後,她卻完全沒有對自己嫁妝的支配權。她的任務僅限於生下能夠繼承財產的男性後代,如果她沒有兒子就守了寡,夫家宗族會過繼一個孩子給她,讓這個跟她無關的小孩繼承她丈夫的財產與她自己的嫁妝。如果她想要改嫁,那麼除了羞辱以外,她什麼也別想帶走。

到了清朝時,這樣不合理的制度竟由法律強制執行。《大清律例》明文規定,改嫁婦女不得帶走嫁妝,任憑夫家處置。

在這樣的狀況下,女性喪失了經濟能力,也就不得不遵守一夫一妻制度,不得不壓抑自己的本性,保持貞潔,因為一旦她不願意聽話,被夫家離棄的風險太高了,甚至是無法生存的境界!

當然,除了經濟的控制以外,父權制為了讓女性自己心甘情願地困在這樣的牢籠裡,也用了其他的方式洗腦民眾,這樣的洗腦方式稱作「教化」,到處樹立貞節牌坊就是最典型的教化方式。



這就是女性一步步被控制的過程。

當你了解了父權制的來源後,你還會認為,父權制比較好嗎?

反對多元成家者很多人都抱持著父權制是社會穩定的基礎這樣的觀念,那麼,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這個僅維持六千年的制度有沒有可能一直維持下去?

既然男性控制女性的方式就是用剝奪經濟獨立的方式,當現代女性已經可以擁有經濟自主的能力時,這樣的一夫一妻制度勢必會走向漸漸崩潰的道路。

而實際的狀況也是這樣的沒有錯。

現代女性對抗父權制的兩個方式:同居,單身


同居

同居成為越來越多男女的選擇,許多國家的同居率也逐年升高,以下我就以4個數據來說明這個趨勢:

1. 據書中資料顯示,在1972~1982年,德國的同居率就上昇了十倍。

2. 據圖一的資料顯示,在2000年,美國就有將近一半的成年人選擇同居或是乾脆單身。

▲圖一


3. 同樣依據據圖一的資料顯示,美國2000年的同居率是5%。

但據OECD Family database的資料顯示,在2011年,20歲以上同居率為7.10%,20~34歲同居率為12.5%。

也就是說:在2000~2011年美國的同居率由5%增加到7至12%

4. 那麼台灣的數據呢?

台灣的同居率也是逐年上升,但是相對於其他國家來說仍是偏低的數字。

根據這篇文章的資料顯示,在2000~2010年,台灣的同居人數32萬人增加到76萬人。


這四個數據讓我們看到在不同國家中都有同居率上升的趨勢。


再來是單身!


單身

相較於同居,保持單身就是一種更激進的方式了,以下同樣也以5個數據來說明:

1. 從圖一我們已經可以得知,2000年美國有將近43%的成年人單獨生活,他們既不結婚,也不跟人同居。

2. 從圖二我們可以得知,美國至少有25%的成年男女從未結過婚。

▲圖二

3. 從OECD family database的資料我們可以知道經過10年後,結婚比率變得更低了,美國跟土耳其的結婚率大約只剩下0.7%。

4. 而從OECD family database的資料我們還可以知道,在1995年之後,大部分OECD的國家之結婚率都逐年下降,舉例來說,智利、韓國、盧森堡、墨西哥這四個國家的結婚率都下降了一半以上。

5. 而在台灣,這種現象也開始不斷發生。

行政院主計處的資料顯示:15 歲以上女性未婚率為 31.12%,呈逐年提升之勢。

而由歷年資料觀察,各年齡層未婚率均較 20 年前大幅攀升,其中尤其以 25 至 29 歲、30 至 34 歲與 20 至 24 歲年齡層的增加幅度最多,分別上升 42.54、27.40 與 17.60 百分點。


當然,在每一個國家中,同居與單身的理由千奇百怪,無法完全歸因於父權制的崩潰,但或許我們可以從這個角度來思考,是否就是過去的婚姻制已經不符合現代的社會,所以人們才需要用不同方式去抵抗這個制度!

在此觀點上來說,隨著人類文明的進展,父權制崩潰的結果是必然的!

重點是,父權制的崩潰不僅僅代表著女性不再被男性控制,其實也是代表著現在的男性不再被父權制控制,在一個男女關係中,男性不再被要求比女性更有經濟能力、男性不再被要求比女性更年長、男性不再被要求更有陽剛氣質。

父權制崩潰的好處不僅讓女性獲得自由,同時也讓男性獲得自由。

而若一個新的婚姻制度可以使男性與女性可以用更平等的方式互相合作,我認為這才真的是社會穩定的基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