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的私生活》男人比較好色還是女人比較好色?


到底是男人比較好色,還是女人比較好色?

要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必須要先將時間倒回到原始社會時期。

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要先有這樣的時間觀念,那就是:現在被我們我熟知的一夫一妻制,只不過實行了區區六千年的時間,而人類的歷史(從直立行走及產生語言)算起,距今已經有四百三十多萬年了。

因此,不論從身體構造還是行為上,人類的設計都不是為了跟現在的生活相匹配,而是與農業社會之前漫長的狩獵社會相匹配。

所以,如果我們要討論人性,我們就要把時間倒回四百三十萬年之前,當人類還是原始人的時候。

對那時的原始人而言,生命終極的意義是什麼呢?

在尚未發展出文明、沒有冠冕堂皇道貌岸然言詞的時代,人類生命的意義就跟其他動物一模一樣,那就是要完成基因的傳遞。

所以,後代最多的生物個體,就是最成功的個體。

因此,在那時男人的終極生命意義很簡單一就是要盡可能的將自己的基因傳遞下去。

如何將自己的基因傳遞下去呢?

那就是要盡量的發揮自己的生殖潛能

如果我們同意這一點,那麼我們可以試著來算算:每個男人到底需要多少女人才能夠發揮他的生育潛能?

如果由數字上來說,男人一次射精的精子數,達數億甚至幾十億。而女人,假如十三歲初潮,四十五歲絕經,一輩子最大的排卵數,也不過區區的三百八十個。

這樣看來,就現行的一夫一妻制來說,男性的生殖潛能實在是被浪費了許多啊。

不過這樣好像還是不太知道男人需要多少女人才能發揮生殖潛能,因為男人如果一次只射出一個精子,好像也無法使女性懷孕,或許我們可以改從時間上來估算看看。

一個男人兩次射精之間的間隔,從理論上來說,是十五到三十分鐘,但是實際上,沒有哪個男人可以一整天都維持這樣的高效率,所以就以一天射精一次來計算好了,這對男性來說應該不會有任何的困難。

而女人的情況呢?

懷孕與分娩需要兩百七十天,之後的哺乳期也很難再懷孕,我們就先以哺乳一年的時間來計算,這樣子,女人兩次懷孕之間的間隔就是六百四十天左右(270+365=640)。

所以照這樣計算,男人如果要發揮他的最大生殖潛能,應該給他配置六百四十個女人才夠。

但是這個數字可能還必須要修正一下,因為沒有哪個男人可以彈無虛發,與一個女人交配一次就可以讓她懷孕,平均需要多少次很難估算,如果我們就以二十次來估算,而且假設這二十次都發生在女人的危險期。

修正後的數字是四十八個女人。

所以,可以想像的是,如果男人真的想要發揮他的最大遺傳利益,他的一生需要四十八位女人才夠。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男人的好色是由其最根本的遺傳利益所驅動的,這既不是什麼道德問題,更不是所謂的思想的問題,甚至我們可以這樣說:男人們在他們長出一個會思考的大腦之前,他們就已經好色了。

我想這個結論不會有任何人感到疑惑,大家從層出不窮的豔事緋聞都看得出來男性有多麽好色,但是,另外一方面來說,女性好色嗎?

女人不是總是譴責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難道女人自己也很好色嗎?

這個我們就要好好討論了。

一樣,我們要從女性的遺傳利益來討論,不要忘記了,在原始社會,生命的終極意義都是傳遞基因。

但是女性跟男性最根本的不同是:對於女性來說,生育要付出的代價比男性多太多了!

男性可以做完愛,射完精,拍拍屁股就走人,但是女性不行。

當一個女性生下一個孩子時,需要承擔孩子的哺乳、餵養、教育與保護工作。

更糟糕的是,在原始部落的母系社會中,這些事情都是女性一個人獨立完成的,因為在那時,沒有人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

在原始生活的條件裡,嬰幼兒的哺乳期往往長達五至七年,這就代表,一個女人一生中,最多只能生五個左右的孩子。

所以,女人的遺傳利益,就表現在孩子的品質而不是數量

這就使得女性不輕易地委身他人,她要觀察、要衡量,要在眾多可選擇的性伴侶中,找到一個優秀的,她喜歡的男人,來與她共同產生後代。

女人的這種挑惕與矜持,恰與男性的性急產生了強烈的對比。

而女人的這種挑惕與矜持更讓男性的好色得到了強大的後天鍛鍊,讓男人越變越好色。

照這樣說,女性的天性應該不好色囉?

這你就錯了,為了自己的遺傳利益著想,女性不但演化的很好色,還很需要與多位男人保持性關係呢!

是什麼原因呢?

我們就先來看看葉猴的故事:

葉猴是一種會殺嬰的動物。

為何葉猴會殺嬰,這就要從他們的生活方式來看:

一群葉猴,由一隻雄猴做猴王,擁有七八隻成年雌猴作為他的配偶。

猴群內其他成員,是牠們的未成年子女,多出來的那一大堆成年單身雄猴,整天在猴群外居心叵測地遊蕩,希望哪一天可以奪取猴王的寶座。

每一個猴群中,平均每二十六個月就會發生一次篡位事件:外來的雄猴打敗猴王。

而這隻新的猴王繼位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殺掉所有仍在吃奶的小猴,以便讓處於哺乳期的母猴儘速進入發情期,這樣,猴王才能盡快屬於自己的骨肉。

在這種狀態下,雌猴該如何因應?

雌猴無法阻止猴王不殺自己的孩子,也無法賭氣不跟這個殺掉自己孩子的壞蛋交配,這樣做,不符合她的遺傳利益,而且,她也沒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水攪混」。

於是,雌猴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一旦當猴王不注意時,她就跑出去跟外面虎視眈眈的所有雄猴交配,這樣,不管今後哪一隻雄猴當上猴王,雌猴都會讓猴王相信,她的孩子「可能」是他的骨肉,進而避免幼猴被殺死。

雌猴是如此的聰明!

那為什麼我們要講葉猴?

因為原始社會的女人也面臨與葉猴一樣的困境!

農業社會以前的人類生活是這樣的:群居,以採集維生,雜交,壽命很少超過四十歲。可以說還頗悠閒的,每日吃飽沒事做,到處閒晃或是彼此雜交。

然而,好日子不長久,隨著東非地殼隆起,茂密的森林變成乾旱的草原,其他靈長類佔據了非洲殘存的森林。

人類則很不幸,被遺棄在那片隆起的草原上,樹沒有了,沒有果子好採了,他們只好發展出新的生活方式:食腐生活。

在這段時間內,人類的腦容量增加了三倍,而也因為人類的頭部太大了,如果在人類完全成熟之時才將胎兒生出,那麼女性的骨盆勢必必須比現在更大,但又因為人類直立行走的生活方式,骨盆無法再繼續變大下去。因此,人類女性只好在胎兒尚未完全成熟之前就將胎兒娩出。

這種種的原因,導致人類的嬰幼兒簡直就是所有生物中最麻煩的東西!

在他一生三分之一的時間內,如果沒有別人的照顧,他就無法存活。

在原始部落裡,母親至少要給孩子哺乳四年以上,因為那時候還沒有副食品。之後,還要為他提供固體食物,教會他採集食物、掌握語言、製造與使用各種工具。所以,至少要十二年以後,這個孩子才能自立,而那時人類的壽命只有四十歲。

在原始時期,一個女性如果從十五歲就可以生孩子,一直生到三十五歲,一生假設最多有二十年的時間可以生孩子,但那個時期的女人又必須花四年的時間哺乳。所以,一個女人平均五年才能生一個小孩,這樣計算起來,終其一生,她只有四次生育的機會。

那麼,對一個原始部落的、一天可以射一次精的男性來說,看著他身邊的這些一輩子只有四次生育機會的女性們,不是正在懷孕就是正在給孩子餵奶,他一定會很生氣!甚至會想要把這些孩子除之而後快!

所以,女人至少要跟雌葉猴一樣聰明才可以。

但,這樣其實還是不夠的,因為女人面臨的困境比葉猴更艱難。

一個原始時期的女人,一生中有一半的時間,要不是就是在懷孕階段,要不是就是在哺乳階段,懷孕後期挺著個大肚子當然行動會很不方便,以前在森林生活的時候,女人懷裡抱著個孩子要採集果子還算方便,但是在草原生活時,她要走很長的路才找得到食物,更不要說還要躲避許多兇猛的野獸。

所以,女人只求男人不殺掉自己的孩子是不夠的,女人還需要男人做得更多,女人必須要使盡渾身解數,讓男人為幼兒們提供食物與保護。

那麼,女人該怎麼做呢?

怎樣才能讓男人比一隻雄葉猴表現地更好呢?

答案就是:比雌猴的演出更精彩!

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女人的演出節目單到底都有些什麼?


第一幕、褪毛

在現存的一百九十三種猴子和無尾猿中,人類是唯一沒有毛的。

但是人類原本是有毛的,是因為某種原因後來才褪毛的。

褪毛這件事情為人類帶來許多麻煩,不管是在炎熱或是寒冷的環境中,人類都需要穿著自製的衣物才能夠保護自己,而且我們還要種棉花、種亞麻、織布、染布、做衣服,更不要說還要洗衣服,這一身的皮膚還讓人們飽受皮膚疾病的困擾。

既然人類原本有毛,為什麼後來要褪毛呢?

當然,在學術界針對這個問題有各種說法,但這本書提出一個解答,那就是「性選擇」。

我們都知道,撫摸女人,就會讓她產生性慾,當然,這個女人的毛越少,撫摸所產生的效果就越好,相較於一個渾身長毛而不解風情的女性而言,當然是一位渾身無毛,一被撫摸就嬌喘不已給予男性回應的女人可以帶給男性更大的性樂趣。

於是,人類就慢慢地學會了這一個技能,那就是:「調情」。

調情這一個技能,對於增進男女之間的親密關係是十分重要的,而且,男人對女人的海誓山盟以及各式各樣會讓男人在事後追悔莫及的承諾也都是在這個階段做出來的😁

所以,調情的時間越長,對女人以及孩子就越有利,這樣看來,因褪毛而產生的不便,相比之下也就不算什麼了。


第二幕、乳房

我們的親戚黑猩猩與大猩猩,只是在哺乳的時候,乳房才開始隆起,哺乳結束,乳房便又恢復平坦。其他哺乳動物也是一樣。

但是為什麼人類女性必須要有這樣碩大且持續存在的乳房呢?

而且,不要忘記了,原始時期沒有內衣,這兩個乳房會對當時的女性造成很大的困擾,不管是爬樹採集果子或是在平地上奔跑,這兩塊贅肉都是很不方便的。

是為了取悅男性,女人才長出這兩個東西來嗎?

但是,男性並不是天生就喜歡乳房的,所有雄性動物對於有大乳房的雌性動物都是不屑一顧的,因為大乳房代表她們正在哺乳,不可能懷孕。

所以,乳房不是為了取悅男性,乳房其實是為了欺騙男性!

在動物界,雄性不會對有著大乳房、正處於哺乳期的雌性有任何興趣—因為她無法受孕,所以當女人面對殘酷的生活現實,要求男人無時無刻都對她保持興趣,才能獲得她想要的食物與保護的時候,女人就必須迷惑男性。

她必須讓乳房隨時漲大使得男人搞不清楚到底何時她正在哺乳,何時她可以受孕。

所以,說穿了,女人長出乳房的目的就是為了欺騙男人們自己隨時隨地都可以再度懷孕,以使男性願意持續照顧她與幼兒,獲得最佳的遺傳利益。


第三幕、被隱藏的排卵期

人類與他種哺乳類相比較,排卵期是很不明顯的,其他哺乳類像是雌猴,當牠正值排卵期時屁股就會紅通通的,等到排卵期結束,牠的屁股就會恢復平常的顏色。

不過,我們可以這樣想像:如果人類像雌猴一樣,一排卵就屁股紅通通的,那麼在一年絕大部分的時間中,男人們就會失去了蹤影。

因此,人類女性隱藏自己的排卵期的原因就跟長出乳房一樣,就是要讓男人以為自己隨時都有能力可以再度懷孕,有可能可以懷上他的骨肉。

只有這樣,才能使男人全年都對自己有「性趣」。

而且,跟葉猴一樣,女性為了自己孩子的安全,也會盡可能跟男性雜交,而不明顯的排卵期就可以使得每一個跟女人做過愛的男人都會認為自己有可能是孩子的父親,這樣的方式不僅僅可以使孩子避免被殺害,還可以讓一對母子同時獲得多個男人的照顧,這樣做才最符合女性的遺傳利益。


第四幕、性高潮

女人為什麼要有性高潮?

要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或許可以先來思考另一個問題,為什麼女性較男性不易獲得性高潮?

如果性高潮是有用的東西,為什麼不讓女性每一次做愛都可以得到滿意的性高潮?

這裡就要提到一個心理學家威爾森(Glenn Wilson)的試驗:他讓猴子走蹺蹺板時發現,相對於有規律地給予猴子食物獎勵,反而是無規律地、偶爾地給一點食物獎勵的狀況下,猴子走蹺蹺板的熱情會最高,這就是著名的「威爾森效應」。

那如果把這種效應套到性高潮呢?

是否正是性高潮及其不確定性,才能讓女性克服對懷孕及分娩的恐懼,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性事中?

否則對於原始社會的女性來說,她們為什麼一定要懷孕生子?如果不是性高潮具有這樣的不確定性且如此的誘人,又哪能使女性沈迷於性事當中。

那麼,為什麼使女人得到性高潮,會這麼不容易呢?

這點可能就會踩到許多男性的痛點了,為何要滿足女性的慾望是如此困難?

這就跟剛才提到的威爾森效應有關,當一個女人過於容易得到性高潮時,就如同過於容易得到獎勵的猴子一般,這樣的女人很快就會對性事興趣缺缺,而且過於容易得到性高潮的女人因為太快結束性事,懷孕的機率也會降低。

相對而言,一個偶爾才得到一次性高潮的女人會一直對性事興趣高漲,而且因為不容易得到性高潮,進行性事的時間較長,懷孕的機率也較高。

這樣的差異使得可以存活到現代的女性都是不易滿足又熱衷於性事的女人啊。

所以,為了要在原始社會生存,女人演化出了持續接受「性」的興趣與能力,這也是女性欺騙男性的一種手段。


看完了女人這四個節目單之後,你還認為女人的天性是從一而終的嗎?

為了自己的遺傳利益,女人的天性跟男人一樣都是好色的,只不過,為了因應過去嚴酷的生存環境,女人必須比男人更加聰明,更加狡猾:在丈夫的身邊,要扮演一位貞節的主婦,在情夫的身邊,則要扮演一位激情的蕩婦。

女人不僅享受性愛,更會使出渾身解數勾引男人們讓他們離不開她😉


博客來|被劫持的私生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