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當代藝術館展覽】失智症的勇敢世界

圖片來源:MOCATaipei導覽手冊



這次當代藝術館的展覽主題,是關於阿茲海默症的介紹。

這是很少見的主題,當代藝術很少會去關注醫護的觀點,藝術給大眾的感覺一般而言都是很艱澀難懂,而且完全不平易近人。

但是這個展覽給我的感覺卻大不相同,我感受到:

第一次,藝術似乎不再這麼難懂。
第一次,藝術試著與社會直接對話。


這是一次當代藝術與疾病的交會。

這是不是也是藝術的目的,那就是:引發思考,與社會對話。


在展覽中,藝術家以「平行世界」的方式來詮釋阿茲海默症。

因為,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精神意識早已到了另外一個平行世界,僅留下一個身體在這個世界跟大家共存。

這與目前精神醫學的觀念是一樣的:阿茲海默症是一種腦部的疾病,腦袋生病了,但是病人們的身體仍是完好無缺的。

然而,藝術家如何使觀展者感受到另一個「平行世界」呢?

當我走進展場時,我發現藝術家刻意將展場以密不透風的黑布團團圍住,讓觀眾在進入展場時有一種進入另外一種世界的錯覺。

當視覺感官進入一片黑暗的世界時,就好像走進藝術家為觀者「營造」的另外一個平行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藝術家的心中一直有這樣的一個意象:「這些失智症老人,他們都面帶微笑,像天使一樣在旁邊飄來飄去,整個世界,很乾淨,很純粹」。

這樣的意像跟我在診間看到的狀況有相似之處。

在精神科診間出現的失智症老人通常都是由家人推著輪椅進來的,他們一向很沈默、不說話,在我詢問病情的時候,都是由家屬代替他們來發言。

就因為在診療的過程中這些失智症患者真的是太過於置身事外了,有時候,我的心中不禁出現這樣的疑問:

  • 那個失智症的老人還在這裡嗎?
  • 他知道我們在談論他嗎?
  • 還是他就已經像是藝術家形容的天使一般脫逸到另一個世界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美麗的意象,實際上,被留在這個現實世界的家人是很痛苦的。

藝術家在訪談失智症家屬的過程中也看到這樣的辛苦,所以他認為這不僅僅是一個平行世界,更是一個「勇敢世界」


「勇敢世界」― 這是藝術家這次展覽的名稱。

為什麼這是一個「勇敢世界」?

因為不管是家屬還是病人,他們都必須以勇敢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世界。


對於病人而言,即使已經生病,他們都必須keep fighting!!

在《keep fighting!!》這個作品中,藝術家以12位戰士穿著未來的戰士服來表示當面對未知的世界時,阿茲海默症患者就像這12位戰士一樣以戰鬥力開啟新的世界。


圖片來源:MOCATaipei導覽手冊

在此作品中展現出來的病人形象跟我們刻板印象中的失智症老人截然不同,我們一直以為病人們是無助的、脆弱的、老態龍鍾的、甚至是依賴家屬給予照顧的。

然而,藝術家藉由他的作品給予我們一種新的視角與想法。

或許在另一個平行世界中,他們是戰士、是天使、是用戰鬥力開啟新世界的勇者。

這樣的想法不僅僅可以給予家屬正向的能量,也是一種看待「死亡」的新角度。


「死亡」也是另外一個平行的未知世界。

而面對「死亡」時,我們可以恐懼,我們可以害怕,但是我們也可以選擇勇敢。

藝術家想要提醒我們,或許死亡不一定如此恐怖,或許死亡是一個充滿天使的新世界。


那麼,另一方面,對於家屬而言呢?

他們如何以勇敢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世界?

藝術家告訴我們,即使再怎麼辛苦,面對阿茲海默症患者時,家屬們知道自己必須一直keep running!!

在《Silence》這個作品中,藝術家藉著馬拉松健跑者歐陽靖一直持續不斷向前跑的影像去詮釋家屬們的心情。

圖片來源:MOCATaipei導覽手冊

藝術家想要傳達給觀者的概念是:即使很哀傷很痛苦,家屬們仍然朝著未知世界不斷往前奔跑著、勇敢地奔跑著!

然而我心裡卻思考著另外一種不同的體悟,那就是:這樣正面的姿態並不是因為他們很積極很樂觀,而是因為他們不得不這樣子做。

會有這樣的體會,是因為我是一位精神科醫師。我知道阿茲海默症在現今醫學上幾乎沒有有效的治療方式,即使是使用藥物,也無法使病人回復到與正常人一般。

我總是在診間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打破家屬的期待與希望,我不斷告訴他們,阿茲海默症不太可能會痊癒了。

對我來說,衛教是簡單的;但是,對家屬來說,往後的路是漫長痛苦的。

通常照顧患者的都是中生代的家庭成員,他們上有父母、下有子女,是家庭的唯一經濟支柱,所以他們就跟作品中的慢跑者一樣,不得不跑、不得不前進,因為如果他們不前進,這個家該怎麼辦?

他們看起來似乎是勇敢的,但是或許其實是一種被逼迫的無奈。


最後一個部分,這個展覽給我最大的思考其實是關於「跨界」

身為一位精神科醫師,在執業過程中,我不斷遇到阿茲海默症患者,這對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一般的事情,我不斷地在門診問診、評估、做出診斷,早就已經變成一個SOP的流程。

而也就因為這樣,我早就已經習慣到失去任何感受

但是,這個展覽讓我發現到,原來同樣是在討論阿茲海默症,當藝術家使用不同的呈現方式作出不同的詮釋時,卻給予我完全不同的體驗!

在觀展的過程中,我好像重新認識了「阿茲海默症」。


這個過程讓我思考:過去學了這麼多專業知識,固然讓我成為一位醫師,但也讓我的視野變得狹隘,讓我失去了「感受」的能力。

原來要跨界學習,才有辦法讓我重新找回「感受」的能力,才能讓我找回「學習」的快樂。

這就是跨界的魔力!


其實,跨界一點都不困難,我認為,跨界就是玩樂,就是放開心胸去體驗不同的事物。

就像我會來看這個當代藝術展,就是一個單純的「意外」,在來看展之前,我不抱持任何目的,純粹是覺得藝術應該會很有趣,所以就來了。

沒有想到,在這個藝術的領域,我卻巧遇了自己的專業知識。

這個世界何其寬廣,把自己限縮在某一個領域是多麽可惜的事情。

所以,在自己的生活中撥出一點玩樂的空間,給你的大腦不同的刺激吧!

你會發現這會讓你快樂不已😄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