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6的文章

【金門下坑風獅爺】充滿童趣喜感的藍色風獅爺

圖片
在這個樸素偏僻的村莊裡,原來藏著一尊藍色可愛的風獅爺。

聽說,祂曾被深埋在傾頹的古厝內。
聽說,祂曾不被承認是這裡的一尊風獅爺。

這是一個寒冷的冬日,我來到這個靜謐、杳無人煙的「夏興」村莊,這個村莊原來的名字不叫「夏興」,而是叫「下坑」。

為什麼被改名了呢?

因為國軍天真地以為改名就可以讓戰爭勝利。

金門一向多風沙,很多村莊為避風沙都建於地勢低窪之處,因此金門很多的村莊名稱都含有一個「坑」字,例如:下坑,陳坑。

但這些古樸直白的名字在1960年國軍進駐金門後便全被改了。

當時的國民黨認為這些名字太過俗氣,無法反映金門身為反攻大陸之重要的戰略地位,所以許多村莊的名字就被改成寓有政治意義的名稱,例如:「下坑」就被改成「夏興」— 隱喻中興,而「陳坑」就被改成「成功」— 期待成功。

從此,這個小村莊就擁有兩個名字,一個是「下坑」,一個是「夏興」。

下坑是個偏僻的村莊,街道旁的房子外貌灰舊暗沈。





而牆上的戰時標語「毋忘在莒」是唯一鮮豔醒目的四個大字。
沒有人走在街道上,只有幾隻狗懶洋洋地躺在路邊,在寒風中窩成一圈。

原本以為那狗兒懶到連站起來對我吠叫個幾聲都不願意,沒有想到當我經過時,其中一隻白色的大狗兒竟朝我走了過來。
牠看起來很溫馴,很文靜,當我蹲下時,毛茸茸的牠把前腳舉起與我握手,那腳掌觸感厚實。


此時,我見到旁邊有一塊大大的招牌,寫著幾個大字「夏興客棧」。

《惡女力》後女性主義的流行電影解剖學

圖片
作者在《惡女力》這本書中把許多電影中的惡女召喚出來,而這些被召喚出來的惡女們個個性感美麗,魅力無窮。




「惡女」的特質是什麼呢?

惡女們不願意遵守傳統父權社會的規範,不僅僅如此,她們還情慾高漲、獨立自主、她們不受控制,因此,惡女們對父權社會造成極大的威脅。




這一個個惡女們的姿態不僅使我眼花撩亂,更使我著迷不已,我愛她們衝撞體制的大膽,我愛她們勇敢展現的自由。




當我閱讀這本書時,我知道了:

《金法尤物》裡女主角如何用粉紅陰性力量勇闖代表陽剛的司法界。

《穿著PRADA的惡魔》裡父權主義如何污名化時尚產業並試圖用傳統家庭觀念收編差一點成為時尚慾女的小安。

《控制》裡的愛咪如何以一個家庭主婦的身份對父權社會的框架進行逆襲,如何聰明操弄完美家庭主婦形象並將丈夫死死的困在婚姻裡。

經由這本書的精闢解剖,我也看到了在許多電影中潛藏的父權敘事架構,這給予我一個嶄新的,截然不同的觀影新角度,也讓我理解到原來父權制社會的觀念無孔不入。

使我十分驚訝的是,這些觀念常常是十分隱微且無法辨識,並藉由大眾流行文化不斷的進行散播,使得父權制觀念在社會中更加根深蒂固。

然而,大眾流行文化的有趣之處也在於此!

固然,父權制觀念可以用這種方式傳遞;但是,惡女們也可以利用這種方式華麗現身。

所以,在這本書中,惡女們開始用電影述說自己的故事。

如果妳還不是一個惡女,這本書會讓妳知道惡女有多麽的棒,多麽吸引人。

如果妳已經是一個惡女,這本書會讓妳知道原來這世界上有這麼多的惡女跟妳一樣,妳並不孤單。

來吧,從現在開始,召喚妳心中的惡女力😘

【台北當代藝術館展覽】失智症的勇敢世界

圖片
這次當代藝術館的展覽主題,是關於阿茲海默症的介紹。

這是很少見的主題,當代藝術很少會去關注醫護的觀點,藝術給大眾的感覺一般而言都是很艱澀難懂,而且完全不平易近人。

但是這個展覽給我的感覺卻大不相同,我感受到:

第一次,藝術似乎不再這麼難懂。
第一次,藝術試著與社會直接對話。


這是一次當代藝術與疾病的交會。

這是不是也是藝術的目的,那就是:引發思考,與社會對話。


在展覽中,藝術家以「平行世界」的方式來詮釋阿茲海默症。

因為,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精神意識早已到了另外一個平行世界,僅留下一個身體在這個世界跟大家共存。

這與目前精神醫學的觀念是一樣的:阿茲海默症是一種腦部的疾病,腦袋生病了,但是病人們的身體仍是完好無缺的。

然而,藝術家如何使觀展者感受到另一個「平行世界」呢?

當我走進展場時,我發現藝術家刻意將展場以密不透風的黑布團團圍住,讓觀眾在進入展場時有一種進入另外一種世界的錯覺。

當視覺感官進入一片黑暗的世界時,就好像走進藝術家為觀者「營造」的另外一個平行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藝術家的心中一直有這樣的一個意象:「這些失智症老人,他們都面帶微笑,像天使一樣在旁邊飄來飄去,整個世界,很乾淨,很純粹」。

這樣的意像跟我在診間看到的狀況有相似之處。

在精神科診間出現的失智症老人通常都是由家人推著輪椅進來的,他們一向很沈默、不說話,在我詢問病情的時候,都是由家屬代替他們來發言。

就因為在診療的過程中這些失智症患者真的是太過於置身事外了,有時候,我的心中不禁出現這樣的疑問:

那個失智症的老人還在這裡嗎?他知道我們在談論他嗎?還是他就已經像是藝術家形容的天使一般脫逸到另一個世界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美麗的意象,實際上,被留在這個現實世界的家人是很痛苦的。

藝術家在訪談失智症家屬的過程中也看到這樣的辛苦,所以他認為這不僅僅是一個平行世界,更是一個「勇敢世界」


「勇敢世界」― 這是藝術家這次展覽的名稱。

為什麼這是一個「勇敢世界」?

因為不管是家屬還是病人,他們都必須以勇敢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世界。


對於病人而言,即使已經生病,他們都必須keep fighting!!

在《keep fighting!!》這個作

《被劫持的私生活》現行的婚姻制度是社會穩定的基礎嗎?

圖片
繼續閱讀這本書《被劫持的私生活》

最近大家都在討論現行的婚姻制度,有許多人也強調一夫一妻制是社會穩定的基礎,但我對這個結論十分存疑,剛好,最近在讀的書對這個部分有詳細的討論,趁此機會跟大家分享。

要討論現行的婚姻制度就要來看看婚姻制度發展的起源,現行婚姻制度的起源是來自於「父權制度」。

在人類四百三十萬年的歷史中,「父權制」的時間其實只有六千年,其餘數百萬年的時間都是「母權制」,所以若按比率來計算父權制其實只佔人類歷史的百分之一點四。

那麼,如果人類大部分的歷史其實都是母權制,那麼,人類是如何由母權制走向父權制的?

未來人類的父權制還有可能繼續下去嗎?

如果人類的父權制已經一步步走向崩潰,現行的婚姻制度是否也會崩潰?

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要先回到兩百五十萬年前,舊石器時代的早期。

在那個時代,原始部族都還是母系社會的,在群體雜交的部落裡,只有母親的身份是可以確認的,因此當時的部落組成是由一個共同的女性祖先構成的親戚們生活在一起,氏族內禁止通婚,男子成年後便到其他氏族找妻子,女人們則留在本氏族內,從其他氏族中找來丈夫們一起生活。

這時期,還沒有農業,食物主要由女人們採集的野果與含有澱粉的植物根莖,男人們則整天成群結隊地外出,但卻根本沒有能力打到一隻鹿或是一隻羊。

所以,當時男性的地位並不高,頂多與女性平等。

這樣的日子,男人們過了數百萬年。

但是接下來,母權制崩潰的第一個因素出現:


剩餘財產

時間來到近一萬年,當時因為地球的氣候改變,變得乾燥又寒冷,而且大片的森林被草原取代。俯拾即是的果子不見了,人類只好開始辛苦種地。分散在森林裡的原始人在那時不得不集中居住在河流的沖積平原上,靠種莊稼維生。

隨著農業的產生,人口密集起來,數量也比以前有很大的增長。

而在這時,弓箭也發明了出來,因為弓箭的發明,男人開始進行比較像樣的打獵,這提高了男人的地位。

同時人口的增加更造成土地資源的緊張,部落間的關係也隨之緊張,當遇到荒年糧食不足,就是部落之間發生戰爭的時候,這時,男人們的地位再度提高,因為只有有能力留住男人的母系氏族,才有能力存活下來。

農業的產生不僅僅造成土地資源的緊張,還造成剩餘財產的產生。

過去,人們沒有剩餘財產的觀念,摘到果子就當天吃掉,打到獵物一樣也是當天烤熟吃掉,但是來到農業時期,因為人類不再有充足的食物來源,我們學會忍耐度日,人類不得不在春天播種、夏天灌溉,即使到了冬天,就算再怎麼餓,也要預留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