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島嶼:冷戰下的金門》金門的女性為何如此傳統?


「妳為什麼要生這個孩子?」「我是要生給夫家交代用的。」

這是在我身邊天天發生的故事,關於金門女子的故事。

醫院的護士已經有兩個女兒了但是還要生第三個小孩。

身為高齡產婦的她,其實並不想再生一個孩子,因為再生一個孩子對她而言是一個太辛苦的過程了。

那麼,為什麼要再生一個孩子?

因為如果不為夫家生下一個兒子,她會覺得自己對不起丈夫。

她是這樣告訴我的:

「我生下一個兒子是為了爭一口氣,為了堵其他人的嘴。」 
「每天在家裡被公婆碎念,我真的覺得沒有生下一個兒子好像對不起他們。而且,如果我沒有為先生生下一個兒子,難保以後他不會拿這件事情當作外遇的藉口。」

而在還未確認孩子的性別之前,她十分緊張,深怕這一胎又是女兒。

當週遭的人發現她已經懷孕之後,也會不停的問她:「妳肚子裡的孩子是男是女?」這樣的話語無形中也給予她很大的壓力。

甚至誰先生兒子這件事情也會成為街坊鄰居議論紛紛的話題。

而一旦當孩子的性別確定是男性之後,夫家對她的態度也產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她告訴我,這一胎她的丈夫對她特別的好,而夫家讓她不再需要做所有的家事。

「母以子為貴」這樣的狀況即使在今天的金門仍持續存在。

這種種根深蒂固的想法都讓我印象深刻,訝異不已,而四處林立的貞節牌坊更是女性傳統美德之視覺展現。



但是,最讓我驚訝的並不是這樣固著的傳統觀念,最讓我驚訝的其實是:

金門的女人們並不一定認為自己是這些傳統觀念的受害者。
反而認為若未達到這些要求,那是自己的問題,那是自己未達到應盡的責任。

這樣的心態讓我深深好奇:

為什麼妳們如此認命?
為什麼妳們會將自己視為傳統女性美德的擁護者?

對於社會強加在女性身上的角色我一直深深抗拒,我不認為女人只能屬於「妻子」,「媳婦」或是「母親」這樣既定印象的角色。

但是金門的女性們卻深深認同這樣的角色,並在自己的生命中恰如其分地努力扮演這樣的角色。

這本書解答了我心中的疑惑。

看了這本書後,我才了解金門過往的軍事化過程或許至今仍深深影響著女人們的自我認知方式。


1970年代在八二三炮戰過後,金門開始實施全面軍事化的過程。

而軍事化過程其實也就是一種性別化過程,在軍事化過程中, 女人被賦予幾種「角色」

在軍方的政治文宣中,女人被賦予兩種角色:「軍人」,「家庭主婦」

但在金門居民的口述歷史中,女人又被分成兩種角色:「娼妓」,「阿兵哥生意的老闆娘」

在當時,不管是何種角色的女性都必須要以特定的方式表達出「女性犧牲小我,服務國家」的理想。


第一種角色:軍人



金門當時成立了許多民防隊,而進入民防隊被塑造成一個為國家犧牲奉獻的形象。

即使到現在,民防隊的形象還是被這樣向大眾宣傳。



以上是金門瓊林民防館的照片與展示的標語:「保衛金門」「復興中華」「三軍一命」「軍民一體」。

字字句句都展現出當時的掌權者多麽希望可以將民防隊宣傳成一個偉大的形象,婦女們被這樣教育:妳們應為國家犧牲奉獻。


第二種角色:軍妓

軍妓院是一種時代的悲劇,但是在當時,在軍妓院的性卻被建構成對人民的貢獻。

照片來源:《前線島嶼:冷戰下的金門》

上圖是1960年代的軍中樂園照片,兩旁的標語是「服務三軍」「鼓舞士氣」

這背後的概念是,軍人是男子氣概的,所以有性需求,而這樣男子氣概的性需求必須被滿足後,他們才有更大的能力可以上戰場去保衛國家。

所以在軍妓院裡面的妓女同樣也被賦予為國家犧牲奉獻的形象。 

即使到現在,在金門的「特約茶室展示館」都還是灌輸我們這樣的想法。 




特約茶室展示館的標語告訴我們軍人們是辛苦的,而軍妓們是為國犧牲的。

這些女子們被「教育」:即使身為妓女,妳們也是偉大不凡的,因為妳們同樣為國家犧牲奉獻。


第三種角色:家庭主婦

「家庭」是國家控制社會的基本單位,國家期待女性作為傳統的守護者。

為什麼女性要是傳統文化的守護者?

因為當時蔣介石政權意圖將自己塑造成中國傳統文化的繼承者以維持自身統治的正當性。 

所以國民黨才刻意凸顯女性傳統美德的重要性。

而且這樣重視傳統文化的做法正可以與當時中共的文化崩解形成強烈的對比,達到極佳的宣傳效果。 


然而,當戰爭過去,軍妓以及女性軍人不存在了,為國家犧牲的必要也消失了,女性受到當時傳統文化守護者的觀念影響卻仍然存在。

女人們不需要為國家奉獻了,就回歸家庭,為家庭奉獻。 

這些女子們自我認知為一位妻子,一位媳婦,既然嫁過去夫家就該為夫家奉獻。 

加上金門因環境封閉,地方狹小,人際互動緊密,女性身受他人及鄰里的觀念影響甚大,如果妳不夠賢妻良母,還要害怕被鄰里說閒話。

這種種原因形塑了金門女性的自我認知,並形成了她們的生命意義。


沒有哪一種生命意義是正確的,是最好的。

說真的,如果將身為一位妻子或是身為一位母親當作終身生命意義那或許也是另一種幸福。

但,對金門女性自我認知的思考給我另外一種收穫,那就是讓我了解到身為一個活在大環境下的個人,自我認知的形成勢必會受到過去歷史以及周遭人們的影響。

不斷試圖打破自己認知的框架其實才是最困難的一件事情。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