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情挑》波蘭電影大師奇士勞斯基之藍白紅三部曲


藍色在法國的國旗中代表自由

這是一部關於自由的電影。

如果你曾經擁有一切,包括美麗的外貌,有成就的伴侶與幸福的家庭,卻在一瞬間失去一切,你該怎麼辦?

這部電影就是關於這樣一位女子如何擺脫過去的傷痛並重新找回自由的故事。


一、意外發生

電影一開始是一場駭人的車禍。

女主角(茱莉)由一位原本幸福的妻子與母親,瞬間失去了丈夫與兒子,變成孤單一人。

她是一位美麗優雅的女子,丈夫是世界著名的作曲家,而他們之間擁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只不過這一切因為車禍的原因瞬。間。消。失

當她在醫院恢復意識時,醫師告訴她:「很抱歉,妳的先生與女兒都在這場車禍中喪生了」。

她備受打擊,一蹶不振,甚至無法參加女兒與先生的喪禮。

而且一度想要吞藥結束自己的生命,幸好,被護士及時發現。 

在醫院休養一段時間後,她的身體慢慢恢復,但心靈的傷卻從未恢復而且越來越痛。

失去至親的痛苦像是一個黑洞,強大的吸力讓她幾乎無法逃脫。

在這狀況下,她極度渴望「自由」

她渴望不被悲傷綑綁,不被痛苦綑綁的自由。

她渴望逃離悲傷,逃離痛苦,逃離過去,逃離回憶。

於是她決定放下一切。

她將先生遺留下來的大房子賣掉,不再與過往的朋友聯絡。

除此之外,她還銷毀了一份舉世聞名的樂譜,那就是她先生生前最後一份作品。

這首曲子,十分有名,在還未完成前,早已被媒體報導多次,使得世人皆滿心期盼這首曠世鉅作之完成。

但對當下的茱莉而言,不管是丈夫的遺願,或是眾人的期盼,那些都不重要,她寧願玉石俱焚也要逃離那黑洞。

所以她毅然決然把這份樂譜丟進垃圾車裡。

當她把所有東西都拋棄後,她打電話給先生的好友奧立佛。

茱莉一向知道奧立佛是愛她的,儘管她已經結婚,儘管她已有家庭。

因此,在那最後一個夜晚,最後一個住在過去大房子的夜晚裡:

她在電話中問奧立佛:「你愛我嗎?」
奧立佛:「我愛你。」

茱莉:「那你現在過來!」
奧立佛:「現在嗎?」

茱莉:「對!」
奧立佛:「好的。」

當時外面下著大雨。

過了一段時間,奧立佛全身濕淋淋地踏入一片漆黑的房間 

茱莉看著他,輕輕的吻了他。

他們共度一晚。

隔天早上,茱莉泡了一杯咖啡,放在奧立佛的床邊。

動作如此溫柔,但她的話語卻如此平淡。 

茱莉臉上不帶任何表情的對奧立佛說:「我就跟一般女人一樣,會抱怨,會牙痛,會碎念,所以你不會想念我的。」

說畢,她動作俐落地轉身離開,只拋下一句話:「離開時記得關門。」

留下錯愕的奧立佛不知所措。


二、脫離過去

果斷離開先生大房子的茱莉,獨自租了一個小公寓,準備展開她嶄新的生活。

她以為脫離過去,就可以獲得自由。

但是,事情卻不是像她所想的如此簡單。

在她新的居住處,她孤獨一人,誰都不來往。

每天坐在窗台前抽著煙或是去她熟悉的咖啡店坐一整天。

她的臉上根本沒・有・笑・容・

她根本不快樂,也沒有獲得自由。 

偶爾,她會在公寓附近的泳池裡,獨自游泳。

她用這樣的方式度過寂寞,抒發情緒,但那銳利的傷痛卻如同鬼魅一般,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當傷痛來臨時,她的耳邊會響起澎湃激昂的交響樂曲。

電影中不斷出現的激昂樂曲如此撼動人心,彷彿是在提醒她也在提醒觀眾:這一輩子,一輩子,她再也離不開她死去的先生與女兒,她再也離不開那傷痛。

不過事情沒有她想像的這樣糟糕,她將找到真正的自由。 


三、新的生活  

在她獨自一人的那段時間,她遇到了一個年輕頗具姿色的妓女,露絲。 

露絲是她的鄰居。 

形同槁木死灰的她其實並不在意鄰居是一位妓女,反而跟露絲建立了一段深厚情誼。

有一次,茱莉在她的房間裡意外發現一隻老鼠,而且不僅僅只是一隻老鼠,而是一窩大老鼠生了好幾隻小小老鼠。

她害怕不已,甚至不敢回家。

但茱莉知道她不能這樣,於是她下定決心跟樓下的其他房客借了一隻貓咪,心一狠,茱莉將貓咪放到房間裡面,然後將門緊緊關上。 

做了這件事後,茱莉痛苦不已,於是她決定去游泳,轉換心情。

當她游到一半時,露絲跑來找她,發現她眼眶泛紅。

當下露絲溫柔地詢問:「怎麼了?還好嗎?」
茱莉說:「沒什麼,眼睛進水。」

露絲仍不放棄的詢問:「妳看起來很傷心。」

在那瞬間,茱莉不再防衛,眼淚靜靜地流了下來。

這是車禍後,她第一次哭泣。


她終於又找回哭泣的能力了。

曾經,她的心已死,她已不能也不願再有情感,但就在露絲溫柔的言語中,她慢慢又成為一個有人性有感受的個體,這是她意想不到的改變。 


而在另一個深夜,她接到一通意外的電話:

是露絲打來的,話筒裡的聲音急促而無助

露絲央求茱莉去一個酒吧找她。

茱莉原本不願答應,但拗不過露絲的苦苦哀求,她決定前往。

那是一個陰暗的巷道,門口還有壯碩的保全看守著。 

茱莉經過保全,進入大門,才發現這是一個脫衣酒吧,而露絲是其中一位舞者。

茱莉依照指示走到後台尋找露絲。

露絲滿臉憔悴,一頭亂髮在梳妝台前獨自發呆。

茱莉坐在露絲身邊,露絲轉向她,哀傷急切地向她訴說著她發生的事情:「剛剛我看見我的父親坐在觀眾席上,他看起來已經喝醉了,但仍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的女孩光溜溜的屁股。」

「我希望他可以離開,但那門口該死的保全卻不讓他離開。」

茱莉問:「那現在你的父親呢?」

露絲:「他十分鐘前走了。」「我只是不知道該找誰傾訴,所以才打電話給妳,而妳真的來了,妳真的過來了,謝謝妳。」

邊說著,露絲的眼裡充滿了感激。 

茱莉說:「我什麼也沒有做。」

此時,露絲深深凝視著她,輕輕地說:「妳願意前來就是拯救了我。」


什麼是救贖?

何種人擁有救贖的能力?

對露絲而言,能夠得到一個人的理解就是極大的救贖。

即使茱莉無法給予露絲任何實質上的幫助,即使露絲依舊必須墮落在黑暗世界中,但在那一刻,在茱莉深夜趕到酒吧的那一瞬間,露絲第一次知道有人願意僅僅為了她,為了傾聽她而來到她的身邊。

那對露絲而言,就是巨大的拯救。

而對茱莉而言,她何嘗不也是得到一種救贖。

在燈紅酒綠,酒池肉林,唯有慾望的酒吧裡,因為幫助了露絲,她重新認知到自己是有能力給予他人勇氣的,她重新獲得面對自己的力量。

慢慢的,她開始擁有真正的自由。


四、得知驚人消息

與此同時,她發現一個驚人的消息,那就是:她先生最後的樂曲手稿重新出現在世界上。

她不懂,最後的手稿不是被她親手銷毀了嗎?
為何又出現在世界上?

原來當初負責保留手稿的助理因爲知道她會將手稿銷毀,所以私自影印了一份並寄給她先生的好友奧立佛,而當奧立佛收到手稿後便在媒體上宣布他將接續完成這首曲子。

茱莉衝去找奧立佛並要求他不能發表這首曲子!

但沒有想到,奧立佛不但拒絕了茱莉的提議,還這樣對她說:我希望可以像你先生一般,做出動人的曲子,讓妳傾慕。

這是他深情的告白,而茱莉無法阻止他,只好幫助他完成這首曲子。


然而,接下來她卻得知另一個更驚天動地的消息,這個消息挑戰茱莉的心靈,挑戰她是否足夠強壯,足夠堅強可以面對過去,放下過去。


原來她的先生長期一直都有外遇,而且已經長達數年。


得知此消息時,茱莉十分平靜。

她立刻決定去找那位先生的情婦問個清楚。

她先生的情婦是一位律師,美麗動人,氣質出眾。

當天,情婦正在法院裡工作。

茱莉趕到法院,耐心尋找與她見面的機會,一直無法找到可以單獨與她談話的機會,好不容易,到了中午吃飯時間,情婦與一大群律師一起走入一間餐廳。

茱莉隨即尾隨她進入餐廳的化妝室。

在化妝室裡,這是她們第一次見面。

茱莉單刀直入地問:「妳就是我先生的情婦嗎?」
女子並未被她嚇到,反而直接回答:「是的。」 

茱莉問:「有多久了。」 
女子微微低頭,靜靜地答:「已經有數年了。」 

女子又再抬起頭來,凝視茱莉,問她:「所以妳想知道我們在一起的頻率以及做愛的次數嗎?」
茱莉平靜地說:「我並不想知道。」 

此時茱莉看到她的肚子微微隆起,便問:「妳懷孕了嗎?」 

女子回應:「是的,我懷孕了。但是妳的先生並不知道,這是在意外發生之前的事,而現在我決定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她說出此話時的眼神如此堅決。 

女子又再度問茱莉:「那妳想要知道妳的先生是否愛我嗎?」 
茱莉答:「是的,我想知道。」 

這時,茱莉看到女子胸前的一條細細的銀色十字架項鍊,這條項鍊是她先生最珍貴的禮物。

此時,茱莉懂了,如果不是真愛,她的先生不會送給這位女子這樣珍貴的禮物。

因此,茱莉對她說:「我想我知道他是愛妳的。」 

然而,聽到這句話的女子卻變得哀傷而激動,她不停問茱莉:「所以妳會恨我嗎?」 

茱莉不發一語,不予回應,推門離開。 

獲知此驚人消息的茱莉,意外的卻十分平靜,臉上看不見任何哀傷與痛苦。 

而且她決定要再次搬回她與先生曾經居住在一起的那間大房子。 


五、再度回到過去  得到自由

回到寬闊空曠的大房子,景物依舊,她的心卻輕鬆許多,錐心的刺痛也不再出現。 

她把房子清理乾淨,並做了一個重大決定。

那就是邀請情婦到家裡來。


這天,女子依約前來,茱莉向她說:「妳肚子裡的孩子是我先生的孩子 ,所以他該冠我先生的姓,而且應該在這房子裡有一個房間。」 

女子因感動而流下淚水,對茱莉說:「其實,妳先生常常對我說起妳。」

茱莉驚訝地問:「他說了什麼?」 

女子微笑地說:「他說妳人很好,可以使人放心地依賴妳,包括我。 」


茱莉,放下仇恨,放下怨懟,放下不捨,回到過去的生活。 

在這充滿過去回憶的大房子裡,她不必藉由逃避一切來獲得自由。 

因為,她的心靈已經強壯到可以自由飛翔,不受過往的情感束縛了。 


電影的最後一幕,她又打了一通電話給奧立佛:

她又問他:「你愛我嗎?」 
他予她同樣的深情答覆:「是的,我愛妳。」 

這一次,換她對他說:「你等我,我去找你。」 

電影結束在她與他的纏綿中。


茱莉的心又重新活過來了,她又重新獲得了感受的能力,愛人的能力與被愛的能力。

或許,這部電影要告訴我們的是:真正的自由是一種不受過往情感束縛的狀態。

不管再親密的家人,不管再深刻的情感,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不會再回來,只有放下一切,繼續往前走,才是邁向自由的唯一方式。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