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愛情與婚姻是獨立存在的兩件事情



這部電影描述了一場荒謬又諷刺的喜宴。

男主角(偉同)是一位事業有成,在美國工作的三十歲男子。偉同的父母只有偉同這一個獨子,所以對偉同遲遲不結婚感到極度擔憂,不斷幫偉同安排相親。

殊不知偉同其實是一位男同志,已有一位穩定的同志伴侶(美國人賽門)。他與賽門雖然國籍不同、文化不同,彼此卻很契合,已同居長達五年的時間。

賽門有一位女性好友(威威),威威是中國人,隻身一人來到美國,沒有綠卡,平日以作畫維生,經濟不甚寬裕,常需偉同伸出援手。

這天,威威說她再也撐不下去了,沒有綠卡,找不到穩定的工作,沒有穩定的收入,也找不到有人願意跟她假結婚,她只能回去中國。

賽門不忍心威威這樣陷入絕境,央求偉同答應與威威假結婚,一方面這樣可以幫助威威取得綠卡,一方面又可以讓偉同的父母親放心。

偉同本堅決不答應,拗不過賽門一再懇求,便答應與威威假結婚。

原本,偉同與威威決定到法院公證完成結婚儀式。

卻沒想到,這天半夜,偉同接到一通來自台灣的越洋電話,父母親跟他說:「他們要過來參加他的婚禮!」

聽到這晴天霹靂消息的偉同驚慌失措,忙不迭地勸說父母勿來美國,父母親卻不聽勸告,執意要過來。

於是,一場漫天大謊就此展開⋯⋯


賽門扮成偉同的室友兼房東,威威搬進偉同與賽門原本居住之房間,他們三人又合力將原本房間牆上的擺飾全部換成父親寄來的字畫。

父母親到了美國之後,見到自己的準兒媳婦十分開心。尤其是偉同的母親,又是拿了旗袍,又是戴了首飾,親暱溫柔的拉著威威的手,將每一件禮物親手送給她。

假的結婚,真的感情。當下被溫暖親情包圍的威威,心中五味雜陳。


而父母親對偉同與威威決定公證結婚十分不滿:

母親生氣地對偉同說:「你這樣草率地結婚要我如何向台灣的親戚交代?」
偉同說:「我結婚又不是要向別人交代。」
母親說:「你結婚就是要向別人交代!


多麽諷刺!「結婚」對偉同的父母而言,原來只是要向他人交代,別無其他意義。

其實,偉同父母的想法並無錯誤。「婚姻」追根究底就是一個儀式性的語言,與愛情毫無相關。

兩個人,就像偉同與威威,就算結婚,就算舉辦盛大婚宴,他們之間仍然沒有愛情。
兩個人,就像偉同與賽門,就算不結婚,就算沒有喜宴,他們之間的愛情卻能天長地久。

有無愛情與婚姻根本是獨立存在的兩件事情。


儘管父母親十分生氣,偉同與威威仍堅持只去法院公證結婚,結婚當天,偉同父母的臉色極度難看,貼心的賽門見到偉同父母這樣的不開心,提議請客帶大家到最有名的華人餐館吃飯。

在餐館裡,竟巧遇偉同父親過去的學生(老張),老張現在已經是成功的餐廳老闆,這間餐廳就是他開的。

老張一聽到偉同是公證結婚,立刻斥責他:「大少爺!您這就不對了!您父親一生參加過多少場喜宴,他唯一的兒子結婚竟無聲無息,這怎麼可以呢?要不,若您不嫌棄我這地方小,可以在我這間餐廳補辦喜宴,您說這樣好嗎?」

偉同一臉不耐煩地回應:「不用了,這也太麻煩了!」

老張激動地說:「大少爺!我這不是辦給您的,是辦給您父親的!您父親這樣愛面子,他一定很高興能有一個盛大的喜宴。」


老張這一席話道出喜宴的本質:

喜宴不是辦給新人的
喜宴是辦給父母親的


就這樣,一場熱熱鬧鬧、荒謬至極的喜宴就此展開。

當天,席開二十桌,新郎新娘認識或是不認識的人全部湧入餐廳,場面混亂至極,中間還有一個人跑錯會場,飯都已經吃到一半才驚訝地問鄰座賓客:「高偉同?這個不是陳府喜宴嗎?」整個就是極其荒謬。

全場賓客陷入瘋狂,失去理智,猛灌偉同與威威酒,偉同酒量不好,喝了又吐,吐了又喝,近乎昏厥。

然而,偉同父母卻是極度開心,整場喜宴皆笑得合不攏嘴。

喜宴終於到了尾聲,偉同與威威也早已醉到幾乎無法站立。

但當他們目送著心滿意足的父母離開時,儘管疲累,心裡卻十分安慰,再怎樣辛苦,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兒女們,再怎樣苦了自己,似乎只求父母一個心滿意足的笑容⋯⋯


然而,這齣荒謬的喜劇卻尚未結束。

待他們回到新房,等待著他們的是瘋狂的鬧洞房。

這群號稱是新郎新娘的「好友們」非得要逼偉同與威威二人鑽進棉被,全身脫光後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而裸著身體,並排躺在床上的偉同與威威,竟抵擋不住酒後的意亂情迷,意外發生了關係。

事後,威威發現自己懷孕了!偉同大吃一驚,不得已將此件事情告訴賽門,賽門勃然大怒:「我可以接受你們酒後意外發生性關係,但沒有戴保險套這件事真的是太蠢了!」

偉同、賽門、威威都沒法預料到事情竟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此時,雪上加霜的是,父親中風了。

偉同得知消息後,狂奔到醫院,看到在病房外等待的母親。在那瞬間,這麼多的事情一次洶湧而來,他終於承受不住壓力,決定要向母親坦承一切。

偉同這樣向母親說:「你看我們周遭的夫妻,離婚的離婚,分居的分居,有幾對可以像我與賽門一樣契合,所以我與賽門都很珍惜彼此,若不是因為你們,我們會很幸福的⋯⋯」

這句話聽來讓人心酸。父母要的跟子女要的,或許從來都不同。


母親知道真相後,震驚不已,央求偉同:「千萬別把真相告訴你爸!」

父親出院後,半邊手腳變得有些不靈活,賽門的職業正好是一位物理治療師,可以幫父親做一些手腳的復健治療。

這天晴朗的下午,賽門一如往常陪伴著父親,二人坐在美麗的湖畔,這時,父親突然拿出一個紅包給賽門,並用英文向賽門說:「謝謝你,偉同是我的兒子,所以你也是我的兒子。」

原來父親聽得懂英文,而且早已知道一切。

賽門驚喜地說:「不知道偉同如果知道這件事情,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但父親卻這樣回答:「請你不要告訴偉同、威威、甚至是偉同的母親,就把這件事情當作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秘密。」

賽門不解地問:「為什麽?」

父親答:「你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為了家庭吧!如果我不讓他們這樣騙我,我怎麼抱得到孫子?」

語畢,兩人靜靜地對著夕陽⋯⋯


「家庭」到底是什麼?這抽象的字詞是什麼?

從頭到尾,父親與兒子從來沒有停止過互相欺騙,對彼此說謊。

我們是否也是如此,終其一生,為了一個抽象的「家庭」的概念,不停地對父母親說謊著。


深思之後,威威決定墮胎,儘管偉同之母親再三阻止,卻擋不了威威的決心。

然而,在偉同開車載威威去醫院的途中,威威卻改變了主意,她要把孩子生下來。偉同知道這消息後,高興地說:「我要當爸爸了!」。

他們決定,將這消息告訴賽門,威威要求賽門當孩子的另外一個爸爸,賽門微笑欣然同意,三個人喜悅地彼此擁抱。

                                         

若是過去的我,可能很難接受這樣的三角關係,偉同的伴侶是賽門,但卻跟威威發生關係。
更何況,這樣的三角關係還牽涉到未來的一個小小的生命,關係到未來另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

但現在的我,真心覺得這樣的關係很棒!

並不是因為生命可貴,不可墮胎。我認為,是否要墮胎,母親是否已做好心理準備最重要。若威威已做好詳細考慮,生下孩子就是一個好的選擇。

我覺得這樣的關係很棒的原因是這孩子很幸福,他擁有一個母親,兩個父親,他擁有的愛比其他人都還多。

更重要的是,偉同、賽門與威威,彼此總是一直支持著對方,儘管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包括:酒後亂性、假戲真做、衝突與爭執,他們的關係仍在,這是成熟的感情,這樣成熟的家庭足以孕育下一代。


電影最後一幕,父母親終於要離開美國,三人一起去送機,分別之時,父親真摯地握著賽門的手說:「謝謝你照顧偉同!」,轉向威威說:「高家會謝謝妳。」

父親就是父親:
對賽門的感謝是一份溫柔的親情
對威威的感謝則是一份傳承的責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