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與人生》:語言能夠幫我們解決重大社會問題嗎?


我上週在網路上看到大家針對「醫師是否納入勞基法」此問題的熱烈討論,尤其是這一篇文章:自由廣場》敬致洪慈庸委員的公開信,讓我印象特別深刻,剛好我最近看了一本超棒的書:《語言與人生》,正好利用這個機會來跟大家分享我的想法。

謝炎堯副院長在這篇文章中多次提到「醫德」「人道與專業素養」「醫學倫理」等字詞。


這些字詞本身都是很抽象的。我們無法得知一位醫師有沒有「醫德」?我們也無法衡量一位醫師多有「人道與專業素養」?


實際上,在這裡,上述這些問題根本不是我們應該要討論的重點。


針對「醫師是否納入勞基法」這個問題,我們應該要討論的是:

  • 醫師納入勞基法對醫師與病人本身會有什麼影響?
  • 是否有一方會因此法案得到利益或受到傷害?若有的話,政府的配套措施為何?
  • 專家對於這樣問題的想法為何?專家又是基於怎樣的證據作出這樣的決定?
上述問題都是很實際的問題。

為什麼要提出這些實際的問題?

因為提出這些問題後,各領域的專家就可以針對這些問題作出種種論述。
而當民眾真正了解這些論述之後,才能根據這些論述做出最有利於自己的理智決定。

相對而言,提出抽象化字詞「醫德」「人道與專業素養」「醫學倫理」卻只會模糊問題的焦點,反而對協助大眾了解此複雜社會問題沒有任何幫助。


更嚴重的是,提出抽象字詞除了無助於解決實際問題以外,還會引發社會的分化與爭執。


當「醫德」這個抽象的大帽子出現時,我們的思考就被刻意引導到「二分法模式」,也就是說,彷彿台灣所有的醫師就被分成「有醫德」v.s. 「沒醫德」,這樣的言論暗示大眾:要尊敬有醫德的醫師,鄙視沒醫德的醫師。


但是,這樣的二分法真的正確嗎?

或者,換一個角度來說,這樣的二分法有助於解決真正重要的問題嗎?

人們傾向於以對立方式思考,「非黑即白」,「好人 v.s. 壞人」是我們喜愛的思考方式。


所以當公眾人物發表這樣二分法的言論時,我們很容易就會被引導,被暗示,進一步使人們互相批評,甚至導致社會分化。


那麼,什麼樣的語言才有助於解決社會問題呢?


我認為:針對實際問題提出看法以及多元化價值取向才能促進理性討論。


多元價值取向指超越二分法來看待事物的能力。


舉例而言,我今天寫這一篇文章,目的並不在於批評「謝炎堯副院長的文章多麽不對」,我無意造成「我 v.s. 謝炎堯副院長」這樣的二分法。


這是因為世界上根本沒有任何言論是一定正確的,即使是我自己所寫的文章也可能有錯誤,即使是我自己的觀點也可能是偏頗的。


但重點不在於哪一種言論是正確的,重點在於這言論是否針對實際問題提出想法,是否可以促進大眾對問題之理解,是否進一步協助解決問題。


我相信,每一個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都希望這片土地可以更好,即使我們有不同的生活背景、有不同的觀念,但多元價值取向的珍貴之處就是在此,在於能夠包容不同意見的開放性態度。


我期待生活在一個多元價值取向的環境,我期待未來大家可以針對社會問題提出務實的想法,我期待大家都可以利用語言的力量協助解決社會問題。


最後,如果你想要進一步知道語言如何影響你的認知與行為,我強力推薦這本超棒的書:語言與人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