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與人生(6):改名可以改變命運嗎?分類與命名。

Flickr
你有沒有想過:為何我們要為事物分類與命名?

想像你住在一個村莊裡,村裡有八隻動物:四大四小,四隻圓頭,四隻方頭,四隻捲尾,四隻直尾。


一開始,這些動物在村子裡跑來跑去,對你來說無關緊要,你就沒理會,也沒幫他們取名字。

但有一天你發現那些小隻的傢伙吃了你家的穀物,大隻的沒有。於是你決定以「會否吃穀物」將牠們一分為二,小隻的A、B、C、D稱為「勾勾」,大隻的E、F、G、H稱為「吉吉」。你驅趕「勾勾」,放任「吉吉」。

但你鄰居的體驗不同,他發覺方頭的會咬人,圓頭的不會,於是他以「會否咬人」此特徵將他們一分為二。方頭的B、D、F、H稱為「達芭」,圓頭的A、C、E、G稱為「度波」。

另一方面有一位鄰居發現捲尾的會獵殺蛇,但直尾的不會。他藉此區分牠們,將A、B、E、F稱為「布莎」,C、D、G、H稱為「布莎那」。

有一天你們三人看見一隻E跑了過去。你說:「有隻吉吉跑過去了。」,第一位鄰居說:「有隻度波跑過去了。」,另一位鄰居則說:「有隻布莎跑過去了。」,當下馬上發生嚴重的爭議,牠到底是什麼?牠正確的名字是什麼?

當然,「牠到底是什麼?牠正確的名字是什麼?」這些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不管是吉吉,度波或是布莎都僅僅代表E的某些特徵,不能完全代表E這隻動物

而且,事實上我們是依據自己的需求將牠們分類與命名。

我不想我的穀物被吃掉,我就將E命名為吉吉;我的鄰居不想被咬,他就將E命名為度波;另一位鄰居樂見蛇被獵殺,他就將E命名為布莎。

命名就是為事物分類。我們命名的所有事物,在我們替他們命名前,當然都沒有名字,也不屬於任何分類。


那命名有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嗎?
我們幹嘛要知道分類與命名?

當然很重要啊!不然你的父母親幹嘛要煞費心思為你取一個好聽的名字?

我記得自己還是實習醫師時,喜歡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去觀察小兒科病人的名字。為什麼我喜歡做這件事呢?因為現在的父母親都喜歡幫孩子取超級詩情畫意的名字,那名字就像從直接從瓊瑤小說內取出來的,像是:雨烟,碧涵,昊然,浩軒等等。

華人還認為若命中缺少五行之中的元素,可以用名字來補齊,若你命中缺金,你就取鑫字,若你缺水,就取淼字,多方便啊!

人們天生傾向於認為名字可以代表一個人,命名與分類就等同於它所指稱的事物本身。



再舉一個例子來看看命名如何影響我們對事物之看法。

若有人殺死另一個人。請問這樣一個事件是:謀殺、失去理智的行為、意外還是見義勇為?

你如何將事物分類與命名,將決定你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如果是謀殺,我們會絞死犯人。
如果是失去理智的行為,我們會治療精神病患。
如果是意外,我們會赦免過失犯。
如果是見義勇為,我們會為英雄別上勳章。

一旦你將事物命名完成,你對這件事情的態度與行為也將就此底定。

但極其不幸的是,新聞媒體常常會自動幫我們將事物分類與命名,使我們對事物真實的樣貌一無所知。
  • 四女求包養反被詐
  • 男模劈腿害命
  • 「像狼人」暖男入睡後 幹譙毆妻
  • 颱風未到班 上司竟嗆:明天甭來
以上都是我從蘋果日報轉貼過來的新聞標題,內容充滿了許多主觀的分類與命名,這樣的敘述方式當然可以清晰表達記者的價值判斷,但另一方面卻也容易誤導大眾。


最後一個部分:談到分類與命名,我認為最有趣的一點是反而是關於我自己。

關於我對我自己的分類。

我的正確分類是什麼?
我的正確名稱是什麼?

我有很多的分類與名字,像是:一個醫師,一個女兒,一個雲林人,一個30多歲女性⋯⋯

但其實,這些分類都不能代表我,這些名字也都不等於真正的我。
既然這些名字都不等於真正的我,改名大概也就與命運無關了⋯⋯

那你呢?

你對你自己的分類是什麼?
你對你自己的命名又是什麼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