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與人生(3):宗教儀式如何藉由語言凝聚彼此?(或者說是蠱惑人心XD)


你有信仰嗎?
你有參加過宗教儀式嗎?

我有參加過,而且還印象深刻。

我的母親是虔誠的佛教徒,她曾帶我去參加佛教的儀式。

我記得,當時,在儀式中的每一個人都在不停的誦唸經文。母親要求我跟著念,身為一位孝順的女兒,我乖乖地跟著誦唸,但是我真的完全不懂我在唸什麼?完全無法理解這些梵文代表什麼意義。

我觀察周遭,想著這樣的問題:「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唸什麼嗎?如果不知道的話,這樣的儀式語言到底有什麼意義?」

正在思考的時候,我驚訝的發現,竟有信眾唸著唸著就哭了,看著她感動萬分的表情,我更疑惑了,這樣的儀式語言之內容難以理解,但是它卻有能感動人心的力量,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這篇文章就是要探討:人們如何利用語言凝聚彼此,讓彼此更團結一致。

先來討論,人們除了使用語言來傳遞內容的意義,是否還可以使用語言的其他特質來傳遞訊息。

我們都知道,有時候,話語本身的聲調與音量就可以傳遞出豐富的訊息。

舉例來說,當我們走在路上卻沒看到背後有車,此時,不管路人是大叫「小心」或是「有車子!」或僅僅是「尖叫」,只要聲音夠響亮就足以警告我們。

這時候,表達語意的是音量及聲調中蘊含的恐懼而非字詞本身。

同樣地,語氣尖銳而憤怒的命令,成效往往比平鋪直述的命令來的快。

話語聲調本身就已經充分具有表達情緒的效果,甚至可獨立成為一種表達意義的符號。

嬰兒遠在了解母親的語言之前就已了解母親聲音中的愛、溫暖或不耐,大多數孩子都能保留這份認知,並加以轉換成語言中的「前符號要素」。

許多人到了成人都還保有這個能力,他們的天賦是可以根據聲調、臉部表情、肢體語言和其他蛛絲馬跡來解讀說話者的能力。他們不僅傾聽對方說了什麼,還包括觀察對方是如何說的。

而我們所謂的社交對話其實也深具前符號特質。

例如:參加酒會或晚宴時,人人都得無所不談,包括天氣,最近的新電影等話題。除非是親密好友之間的對話,否則這類對話內容幾乎都無足輕重,不具任何信息價值。

然而,保持沈默卻是無禮的表現,就算沒那個意思,但如果再見面與告別時不說下面這些話就是在社交上犯錯:「早安」「很高興見到你」「下次回來要再來見我們喔」「再見」。

數不清的日常狀況中,我們說話只因為不說話就很沒禮貌,防止沈默本身就是談話的重要功能。

為談而談的語言就像是動物的叫聲一樣,只是活動的形式。我們從空談中建立友誼,雖然使用的語言好像是在傳遞訊息(今天又下雨了),然而談話的目的並不在此,而在於套交情。

這樣的語言不僅能建立新的溝通人脈,在社會各式各樣的儀式中也佔有重要地位。

佈道會、政治黨團、誓師大會和其他儀式型集會,這所有群體(包括宗教、政治、各職業)都喜歡定時為了某個目的聚集起來:穿著特殊服裝、一同吃飯、展示屬於他們集團的旗幟、徽章,並一起遊行。

這些儀式活動免不了大量演講,不管這些演講的內容如何陳舊無趣,或演講者專門為這場盛會另外寫稿,演講的主要功能都不是提供聽眾信息,也不會帶來新的感受,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宗教儀式也是如此:如同我在文章一開始提到的佛教儀式,負責講道的神職人員通常會用信眾難以理解的語言(例如梵文)講道,結果就是在那當下幾乎無法傳遞任何訊息給出席者。

我們會驚訝地發現一件事情:不論儀式語言內容的意義為何,儀式過程中往往沒有人在意。

那麼,儀式性語言到底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為什麼人們要這樣重複這麼多沒有意義的話語?

因為它可以「凝聚眾人」

社會透過儀式語言使眾人更為團結一致。

儀式性語言使佛教徒感到與其他佛教徒更接近、兄弟會成員感覺和其他兄弟會同伴更團結、台灣人覺得自己更像台灣人。

大家透過這些看似無意義的儀式性語言來互相靠近、互相陪伴,讓彼此覺得自己是團體的一份子。

人類天生就渴望這樣的歸屬感,因此,在他人眼裡看來毫無意義的活動,在當事人眼中卻神聖至極,這樣的怪事現在就此角度看來也變得十分合理了。

社會中各式各樣的團體藉由語言凝聚彼此,太陽花運動的遊行、五月天樂團的演唱會皆是如此。

你呢?你有歸屬於哪一個團體嗎?而你的團體又是用怎樣的儀式性語言凝聚彼此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