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與人生(2):在資訊之海中,我們如何分辨何者正確?何者客觀?



繼續介紹這本書《語言與人生》



這篇文章我們要來討論何謂「報導、推論、判斷與偏頗」


1.「報導」

「報導」是最客觀的訊息。


客觀的報導為第一手的資訊,如親眼所見的事物、親身參與的活動、或親自認識的人。


為了交換有用的訊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時常報導我們的所見所聞,
像是:「下雨了」,「你可以用五塊錢在五金行買到一個螺絲」,「這溶液含有百分之零點零二的碘」。

而良好的報導要符合以下兩個規則:

第一:可驗證
第二:盡可能避免推論與判斷。

第一,可驗證:

報導必須經得起驗證,我們可以到外面看看是否已經下雨,打電話到五金行問價錢,自己分析溶液成分。當然,我們有時無法自己去驗證報導內容,我們或許無法到日本去看看是否有地震發生,然而,報導的本質即是能夠透過適當資訊來驗證,或反之證明其有誤。

第二,避免推論與判斷。


什麼是推論與判斷?我們接著來討論~



2.「推論」

推論並非直接陳述已知事物,而是以觀察事物作為基礎衍伸而來的。舉例來說:「他怕女人」這句話並非報導,而是由某些觀察資訊所得到之推論,「女人跟他說話時,他總是臉紅結巴,他在宴會中從不對女人說話。」這句話才是報導。


推論極為重要,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時常需要使用推論,像是:地質學家根據報告來推論該處是否有石油,並向石油公司作出建議;醫師檢驗病人症狀,推斷未曾親眼目睹的腸道狀態進而做出診斷。


然而,有些推論經過仔細推敲,有些則馬虎而為,有些依據相關的證據與經驗,而有些則毫無經驗根據。推論的優劣直接取決於報導內容或觀察來源優劣,以及推論者的能力。


推論充滿我們的周遭,因此,具備分辨推論與報導的能力是極為重要的。



3.「判斷」

判斷則是用以表達說話者是否贊同其所描述事件,人物或物品。


「這台車超棒」是判斷,「這台車開五萬英里的沒進廠維修過」才是報導。

「傑克對我們說謊」是判斷,「傑克說他沒有車鑰匙,但後來他從口袋掏手帕時,鑰匙掉了出來」則是報導。

很多人會把「瑪莉對我們說謊」,「傑瑞是賊」,「羅賓很聰明」這類陳述視為「事實」。


然而,按理說,「說謊」這詞首先涉及「推論」(瑪莉知道真相,然而刻意誤報事實),再者涉及「判斷」(說話者不贊同推論中瑪莉的的行為),根本不能稱之為事實。


「傑瑞遭裁定竊盜罪名成立,於監獄服刑兩年」是可驗證的報告,我們可以查詢法庭與監獄紀錄求證,但稱他人為「竊賊」意即指稱「他偷過東西且會再犯」,這句話與其說是報導更該說是預測。


甚至連說「他偷過東西」也只是在推論同時表達對該行為的判斷,不同人若根據當下所發生的事實有可能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


所以,若報紙寫「該立法委員頑固,不合作且目中無人」或 「該立法委員勇敢信守原則」,你必須知道,這些都是推論與判斷,而非報導。


另外,有許多字詞同時代表推論與判斷,你要小心辨別這些字眼。客觀的報導該使用「安靜進入」而非「偷溜進入」、「候選人」而非「政客」、「公職人員」而非「官僚」,「無家可歸者」而非「遊民」、「看法超脫傳統的人」而非「神經病」。


另外,當語言之內容充滿如以下之判斷性陳述時(安迪是真正的華爾街高階主管,凱倫是典型雅痞),說話者為了使安迪符合所謂的「華爾街高階主管」形象,凱倫符合所謂的「典型雅痞」形象,結果就是會讓安迪與凱倫失去他們獨特的個人特質。


這樣充滿判斷性陳述的內容缺少可供佐證的事實,僅僅充斥著說話者(根據以前所讀過的電視、電影、圖片)對於何謂「華爾街高階主管」或「典型雅痞」之流的個人意見。


無論你是一位說話者或是一位聽眾,都請小心:「過早的判斷往往使我們對擺在眼前的事實視而不見」


除了推論與判斷以外,還有另外一種語言陷阱是我們必須要留意的,那就是「偏頗」。



4.「偏頗」

在寫作中選擇描述正面或負面的細節就稱做為偏頗。


舉例來說,關於某人的描述可以是這樣的:

「他顯然好幾天沒剃過鬍子,臉上和手上沾滿污垢。他的鞋子破損,外套顯然小幾個尺碼且沾滿乾掉的土垢。」

雖然沒有做出直接判斷性陳述,但已含有明確暗示。


但是若針對同一人改用下列描述作為對比。

「雖然他臉上有鬍渣且疏於整理,但他雙眼澄明,且目不斜視,迅速地走在路上。也許因為大衣尺寸太小,顯得他特別高大。他左手夾一本書,一頭小獵犬跟在他後面奔跑。」

上面這段話,只不過是簡單增加新的細節與負面因素的補充說明,帶給人的印象就產生極大變化。


去年的太陽花運動也是如此,同樣一件事情在不同報紙的詮釋下,帶給人的印象就大為不同。


偏頗論述並未提出明確判斷,但它有意無意間使結論不可避免地偏向某些判斷,因而有別於報導。


偏頗之語言常見於報章雜誌、隱私八卦與毀謗言論,可以說是不帶有任何假話之說謊技巧。


然而,有一個驚人的事實是:「不僅僅是那些亂七八糟的報章雜誌,我們每一個人天生都是偏頗的」。


此話怎講?讓我們先來看看若遇到一則偏頗的報導時我們會怎樣做。


當一則新聞記事以我們不喜歡的方式報導,略過我們認為重要的事實並以令人感到不公的方式加油添醋,我們會忍不住說:「看看他們這什麼偏頗報導?」


上面這句話其實也是一個「推論」。


我們假設撰寫報導的記者與編輯認定孰輕孰重的標準與我們相同,並基於此假設推論記者與編輯「故意」誤導報導重點。


但確實如此嗎?


身為局外人,讀者能否判定報導呈現的方式是因為編輯「刻意」以該種方式偏頗表達?或者該事件對他們來說,本就應當如此呈現?


重點在於,我們的興趣與背景早已影響我們選擇,摘要資訊的方式,我們(包括那些編輯)所體驗的一切,本就已經是偏頗的。對五十歲住台北的律師與二十歲失業住台東的原住民來說,「孰輕孰重的標準」絕不會相同。


擁有真正思考技巧的人能以其想像力與洞察力從許多不同角度看待同一主題。


下一次,請用你清晰的頭腦分辨他人的語言是「報導、推論、判斷或偏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