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6的文章

語言與人生(6):改名可以改變命運嗎?分類與命名。

圖片
你有沒有想過:為何我們要為事物分類與命名?

想像你住在一個村莊裡,村裡有八隻動物:四大四小,四隻圓頭,四隻方頭,四隻捲尾,四隻直尾。


一開始,這些動物在村子裡跑來跑去,對你來說無關緊要,你就沒理會,也沒幫他們取名字。

但有一天你發現那些小隻的傢伙吃了你家的穀物,大隻的沒有。於是你決定以「會否吃穀物」將牠們一分為二,小隻的A、B、C、D稱為「勾勾」,大隻的E、F、G、H稱為「吉吉」。你驅趕「勾勾」,放任「吉吉」。

但你鄰居的體驗不同,他發覺方頭的會咬人,圓頭的不會,於是他以「會否咬人」此特徵將他們一分為二。方頭的B、D、F、H稱為「達芭」,圓頭的A、C、E、G稱為「度波」。

另一方面有一位鄰居發現捲尾的會獵殺蛇,但直尾的不會。他藉此區分牠們,將A、B、E、F稱為「布莎」,C、D、G、H稱為「布莎那」。

有一天你們三人看見一隻E跑了過去。你說:「有隻吉吉跑過去了。」,第一位鄰居說:「有隻度波跑過去了。」,另一位鄰居則說:「有隻布莎跑過去了。」,當下馬上發生嚴重的爭議,牠到底是什麼?牠正確的名字是什麼?

當然,「牠到底是什麼?牠正確的名字是什麼?」這些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不管是吉吉,度波或是布莎都僅僅代表E的某些特徵,不能完全代表E這隻動物

而且,事實上我們是依據自己的需求將牠們分類與命名。

我不想我的穀物被吃掉,我就將E命名為吉吉;我的鄰居不想被咬,他就將E命名為度波;另一位鄰居樂見蛇被獵殺,他就將E命名為布莎。

命名就是為事物分類。我們命名的所有事物,在我們替他們命名前,當然都沒有名字,也不屬於任何分類。


那命名有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嗎?
我們幹嘛要知道分類與命名?

當然很重要啊!不然你的父母親幹嘛要煞費心思為你取一個好聽的名字?

我記得自己還是實習醫師時,喜歡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去觀察小兒科病人的名字。為什麼我喜歡做這件事呢?因為現在的父母親都喜歡幫孩子取超級詩情畫意的名字,那名字就像從直接從瓊瑤小說內取出來的,像是:雨烟,碧涵,昊然,浩軒等等。

華人還認為若命中缺少五行之中的元素,可以用名字來補齊,若你命中缺金,你就取鑫字,若你缺水,就取淼字,多方便啊!

人們天生傾向於認為名字可以代表一個人,命名與分類就等同於它所指稱的事物本身。



再舉一個例子來看看命名如何影響我們對事物之看法。

若有人殺死另一個人。請問這樣一個事件是:謀殺、失去理智的行為、意外還是見義勇為?

你如何將事物分類與命名,將決定你如何看待這…

語言與人生(2):在資訊之海中,我們如何分辨何者正確?何者客觀?

圖片
繼續介紹這本書《語言與人生》



這篇文章我們要來討論何謂「報導、推論、判斷與偏頗」


1.「報導」

「報導」是最客觀的訊息。

客觀的報導為第一手的資訊,如親眼所見的事物、親身參與的活動、或親自認識的人。

為了交換有用的訊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時常報導我們的所見所聞,像是:「下雨了」,「你可以用五塊錢在五金行買到一個螺絲」,「這溶液含有百分之零點零二的碘」。

而良好的報導要符合以下兩個規則:
第一:可驗證
第二:盡可能避免推論與判斷。

第一,可驗證:
報導必須經得起驗證,我們可以到外面看看是否已經下雨,打電話到五金行問價錢,自己分析溶液成分。當然,我們有時無法自己去驗證報導內容,我們或許無法到日本去看看是否有地震發生,然而,報導的本質即是能夠透過適當資訊來驗證,或反之證明其有誤。

第二,避免推論與判斷。

什麼是推論與判斷?我們接著來討論~


2.「推論」

推論並非直接陳述已知事物,而是以觀察事物作為基礎衍伸而來的。舉例來說:「他怕女人」這句話並非報導,而是由某些觀察資訊所得到之推論,「女人跟他說話時,他總是臉紅結巴,他在宴會中從不對女人說話。」這句話才是報導。

推論極為重要,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時常需要使用推論,像是:地質學家根據報告來推論該處是否有石油,並向石油公司作出建議;醫師檢驗病人症狀,推斷未曾親眼目睹的腸道狀態進而做出診斷。

然而,有些推論經過仔細推敲,有些則馬虎而為,有些依據相關的證據與經驗,而有些則毫無經驗根據。推論的優劣直接取決於報導內容或觀察來源優劣,以及推論者的能力。

推論充滿我們的周遭,因此,具備分辨推論與報導的能力是極為重要的。


3.「判斷」

判斷則是用以表達說話者是否贊同其所描述事件,人物或物品。

「這台車超棒」是判斷,「這台車開五萬英里的沒進廠維修過」才是報導。
「傑克對我們說謊」是判斷,「傑克說他沒有車鑰匙,但後來他從口袋掏手帕時,鑰匙掉了出來」則是報導。

很多人會把「瑪莉對我們說謊」,「傑瑞是賊」,「羅賓很聰明」這類陳述視為「事實」。

然而,按理說,「說謊」這詞首先涉及「推論」(瑪莉知道真相,然而刻意誤報事實),再者涉及「判斷」(說話者不贊同推論中瑪莉的的行為),根本不能稱之為事實。

《語言與人生》:語言能夠幫我們解決重大社會問題嗎?

圖片
我上週在網路上看到大家針對「醫師是否納入勞基法」此問題的熱烈討論,尤其是這一篇文章:自由廣場》敬致洪慈庸委員的公開信,讓我印象特別深刻,剛好我最近看了一本超棒的書:《語言與人生》,正好利用這個機會來跟大家分享我的想法。

謝炎堯副院長在這篇文章中多次提到「醫德」「人道與專業素養」「醫學倫理」等字詞。

這些字詞本身都是很抽象的。我們無法得知一位醫師有沒有「醫德」?我們也無法衡量一位醫師多有「人道與專業素養」?

實際上,在這裡,上述這些問題根本不是我們應該要討論的重點。

針對「醫師是否納入勞基法」這個問題,我們應該要討論的是:
醫師納入勞基法對醫師與病人本身會有什麼影響?是否有一方會因此法案得到利益或受到傷害?若有的話,政府的配套措施為何?專家對於這樣問題的想法為何?專家又是基於怎樣的證據作出這樣的決定?上述問題都是很實際的問題。

為什麼要提出這些實際的問題?
因為提出這些問題後,各領域的專家就可以針對這些問題作出種種論述。
而當民眾真正了解這些論述之後,才能根據這些論述做出最有利於自己的理智決定。

相對而言,提出抽象化字詞「醫德」「人道與專業素養」「醫學倫理」卻只會模糊問題的焦點,反而對協助大眾了解此複雜社會問題沒有任何幫助。

更嚴重的是,提出抽象字詞除了無助於解決實際問題以外,還會引發社會的分化與爭執。

當「醫德」這個抽象的大帽子出現時,我們的思考就被刻意引導到「二分法模式」,也就是說,彷彿台灣所有的醫師就被分成「有醫德」v.s. 「沒醫德」,這樣的言論暗示大眾:要尊敬有醫德的醫師,鄙視沒醫德的醫師。

但是,這樣的二分法真的正確嗎?
或者,換一個角度來說,這樣的二分法有助於解決真正重要的問題嗎?

人們傾向於以對立方式思考,「非黑即白」,「好人 v.s. 壞人」是我們喜愛的思考方式。

所以當公眾人物發表這樣二分法的言論時,我們很容易就會被引導,被暗示,進一步使人們互相批評,甚至導致社會分化。

那麼,什麼樣的語言才有助於解決社會問題呢?

我認為:針對實際問題提出看法以及多元化價值取向才能促進理性討論。

多元價值取向指超越二分法來看待事物的能力。

舉例而言,我今天寫這一篇文章,目的並不在於批評「謝炎堯副院長的文章多麽不對」,我無意造成「我 v.s. 謝炎堯副院長」這樣的二分法。

這是因為世界上根本沒有任何言論是一定正確的,即使是我自己所寫的文章也可能有錯誤,即使是我自己的觀點也可能是偏頗的。

但重點不在於哪一種言…

語言與人生(5):天龍人就代表冷漠、功利、競爭嗎?語言如何造成偏見?

圖片
繼續介紹這一本書


這次我們要來討論:語言如何造成偏見?

要談到語言與偏見之間的關係,我們要先了解抽象化過程,要了解抽象化過程,就要先從我們身邊週遭萬物皆不停變動此觀點開始說起。

宇宙萬物變化永不停歇,星星也持續移動、成長、冷卻、爆炸。地球並非一成不變,山脈逐漸風化,河流改變渠道,山谷不斷加深,一切生命都是出生、生長、衰老、死亡的過程。

即使我們慣稱為靜物的「石頭」也不是恆定靜止的。如我們現在所知,它們在微觀層面是不聽旋轉的電子和質子。 一張桌子在今日,昨日甚或一百年前看來都無甚區別,但他們並非毫無改變,只是改變太過細微,不是我們的肉眼所能看出的。

現代科學中沒有所謂的「固態物質」,我們看來像「固態」的東西就只是因為它動得太快或太細微,我們感覺不出來。我們的感官極度有限,所以必須使用顯微鏡、聽診器及望遠鏡來檢測,紀錄事件,某些「景色」我們看不見,某些「聲音」如高頻率的動物叫聲我們聽不到。這麼一來,我們若認定任何事物「就是這樣」便十分荒謬。

「母牛貝絲」的故事也是如此。

有一頭母牛,名叫貝絲。


貝絲不僅僅是一頭母牛,她更是一個活生生、不斷改變的有機體,不斷攝取食物與空氣並排出排泄物,她的血液不斷循環,神經系統不斷傳遞訊息。顯微世界中她是混雜血球、細胞與細菌的一團微粒,但由現代物理學的角度來看,她是一團不停舞動的電子。

我們永遠無法徹底了解她整體來說是究竟是什麼,就算某個時刻精確捕捉到她,但下一刻她的改變又足以使我們的描述不再準確。根本不可能以言語道盡關於貝絲或任何事物的一切,貝絲不是靜態「物品」,她是一組動態「過程」。

然而我們體驗到的貝絲又是另一回事。

我們只體驗到貝絲的一小部分,包括她外表的光影、她的動作、她的一般結構、她發出的聲響和我們觸摸她時所感到的觸覺。我們根據先前經驗,觀察到她與我們之前看到的動物有相似之處,而那種動物已在過去命名為「母牛」。

如此可知:我們體驗到的「物品」並非「事物本身」,而是我們不夠完善精確的神經系統與外物之間的相互作用。

貝絲是獨一無二的,世上不存在於跟她一模一樣的事物,但我們的神經系統,自動加以抽象化,或說自動選擇了動態貝絲那些類似於其他動物的形狀、功能及習慣等特徵,將她抽象為「母牛」。

說貝絲是母牛就是只注意「其他母牛」和「貝絲」的相似處並忽略其相異處,更重要的是我們跨越了巨大鴻溝,從一大串流轉的電化學神經活動「動態貝絲過程」,轉到相對靜態的「想法」「概念」…

語言與人生(3):宗教儀式如何藉由語言凝聚彼此?(或者說是蠱惑人心XD)

圖片
你有信仰嗎? 你有參加過宗教儀式嗎?

我有參加過,而且還印象深刻。

我的母親是虔誠的佛教徒,她曾帶我去參加佛教的儀式。

我記得,當時,在儀式中的每一個人都在不停的誦唸經文。母親要求我跟著念,身為一位孝順的女兒,我乖乖地跟著誦唸,但是我真的完全不懂我在唸什麼?完全無法理解這些梵文代表什麼意義。

我觀察周遭,想著這樣的問題:「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唸什麼嗎?如果不知道的話,這樣的儀式語言到底有什麼意義?」

正在思考的時候,我驚訝的發現,竟有信眾唸著唸著就哭了,看著她感動萬分的表情,我更疑惑了,這樣的儀式語言之內容難以理解,但是它卻有能感動人心的力量,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這篇文章就是要探討:人們如何利用語言凝聚彼此,讓彼此更團結一致。

先來討論,人們除了使用語言來傳遞內容的意義,是否還可以使用語言的其他特質來傳遞訊息。

我們都知道,有時候,話語本身的聲調與音量就可以傳遞出豐富的訊息。

舉例來說,當我們走在路上卻沒看到背後有車,此時,不管路人是大叫「小心」或是「有車子!」或僅僅是「尖叫」,只要聲音夠響亮就足以警告我們。

這時候,表達語意的是音量及聲調中蘊含的恐懼而非字詞本身。

同樣地,語氣尖銳而憤怒的命令,成效往往比平鋪直述的命令來的快。

話語聲調本身就已經充分具有表達情緒的效果,甚至可獨立成為一種表達意義的符號。

嬰兒遠在了解母親的語言之前就已了解母親聲音中的愛、溫暖或不耐,大多數孩子都能保留這份認知,並加以轉換成語言中的「前符號要素」。

許多人到了成人都還保有這個能力,他們的天賦是可以根據聲調、臉部表情、肢體語言和其他蛛絲馬跡來解讀說話者的能力。他們不僅傾聽對方說了什麼,還包括觀察對方是如何說的。

而我們所謂的社交對話其實也深具前符號特質。

例如:參加酒會或晚宴時,人人都得無所不談,包括天氣,最近的新電影等話題。除非是親密好友之間的對話,否則這類對話內容幾乎都無足輕重,不具任何信息價值。

然而,保持沈默卻是無禮的表現,就算沒那個意思,但如果再見面與告別時不說下面這些話就是在社交上犯錯:「早安」「很高興見到你」「下次回來要再來見我們喔」「再見」。

數不清的日常狀況中,我們說話只因為不說話就很沒禮貌,防止沈默本身就是談話的重要功能。

為談而談的語言就像是動物的叫聲一樣,只是活動的形式。我們從空談中建立友誼,雖然使用的語言好像是在傳遞訊息(今天又下雨了),然而談話的目的並不在此,而在於套交情。

這樣的語言不僅能建立新的溝…

語言與人生(4):語言如何控制我們?海濤法師為什麼要講道?

圖片
你有想過為什麼老闆、家長和老師要罵人,政治人物要演講,海濤法師要講道嗎?

如果他們不是認為語言可以控制他人,為何他們要這樣孜孜不懈不斷地以語言傳遞他們的思想呢?

接續介紹這本書




這篇文章要討論:語言如何控制我們?

字詞與事物之間的關係中,最有趣但最少人理解的部分是「語言與未來事件的關係」。

假設我們今天向你說:「來這裡嘛!」這句話並非在描述某件外在事情,也不是在描述感受,我們只是想藉由這句話讓這件事情發生,讓你來到我身邊。

所謂的「指令」、「懇求」、「要求」和「命令」都是我們使用語言企圖催生某些事情。

在選舉到來時,我們會說:「這位候選人是了不起的台灣人!」,上面這句話是陳述對所支持候選人的熱情,但同時我們也企圖用這句話影響他人投票。

除了能夠使用語言影響他人以外,人類還可以用語言描述未來,試想這樣的描述:「明天下午兩點台北車站見!」這樣一個對未來的描述,恰恰說明了象徵符號與所代表事物彼此獨立的關係,「明天下午兩點台北車站見!」這件事情實際上還未發生,但人類特別之處就是可以確實表達「下星期六」或是「我答應你二十年後一定會還錢」這類意思。

而就是因為人類可以使用語言描述未來的事物,我們才能用文字影響並強力控制未來的事件。

這也就是為何作家要書寫,政治人物要演講,牧師要講道,廣告公司要發出新聞稿的道理。

所有人基於各種理由企圖影響我們的行為,有時是為我們好,有時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

企圖使用語言來控制、指揮或影響他人未來行為的語言我們可以稱做「指令語言」

如果想要有效使用「指令語言」,那麼語言的內容就不能太過沈悶或無趣,而且我們必須使用語言中的情感要素。

語言中的情感要素對於控制他人的行為至關重要,因此接下來我們要一個個來看看語言中的情感要素。

情感要素包括聲調,節奏,信息涵義與情感涵義。

語言與人生(1):我們其實受困在語言洪流中,無法掙脫。

圖片
我們將語言視為理所當然,從小時候開始,我們就開始說話,也聽別人說話,我們藉由語言學習、獲取資訊、協作與溝通,但我卻直到看了這本書之後才了解語言之力量與奧秘!



這樣的力量讓我著迷、讓我畏懼,著迷的是:原來語言是如此神奇,如此有趣;畏懼的是:有太多的有心人士在利用語言的力量操縱世界。

若你了解語言,
你可以—避免陷入他人製造的語言陷阱
你可以—避免被廣告之不實承諾所騙
你可以—更好的與他人進行合作
甚至,你還可以—用語言來解決社會問題

接下來,我們要來談語言如何賦予你力量。

語言是一種象徵符號

動物會為了食物或領導權爭鬥,但牠們不像人類,會為了象徵食物或領導權的事物爭鬥。

比如用紙鈔象徵財富,用佩戴在服裝上的軍銜徽章象徵權力,在頭上配戴羽毛象徵部落酋長的身份,從最原始到最文明的社會,象徵化過程無所不在。

人類社會中,存在著各式各樣的象徵符號:

醫生,警察,護士,樞機主教都穿著象徵他們職業的服裝。

運動員藉由收集獎盃,而大學生藉由收集榮譽會員的會員證來象徵在自己的專業領域獲得勝利。

我們不斷將狀況良好的手機換成新款,用意不在於改善通話品質,而是以最新款的手機象徵我們跟得上時尚潮流。

流行時裝也具有強烈象徵性。
時尚服裝的設計與剪裁往往都不是以保暖、舒適與實用性為最佳考量,我們越是盛裝打扮,行動越是受限。

富裕階層就是藉由筆挺襯衫、易髒布料、合身禮服、高跟鞋、長指甲來象徵他們不需依靠勞動維生。
另一方面,不那麼富裕的階層也藉由模仿這些象徵富裕的符號來說服自己即使勞動維生,也並非不如人。

飲食也同樣深具象徵性。在天主教徒、猶太教徒、穆斯林教徒身上都能看到象徵其堅定信仰的宗教飲食規定。幾乎每一個國家都有特定食物用以象徵特定節日,比如粽子之於端午節,月餅之於中秋節。

人類將象徵化視做基本需求,創造象徵符號就如同飲食、睡眠一般,是人類主要活動之一,它是人類心智的基礎運行步驟,且隨時隨地不斷運轉著。

在一般狀況下,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