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出現在夢裡的女子是誰?


15年前的雲林,我15歲,高中生,生活忙著準備考試。
像磚塊一般的教科書堆滿書桌,滿滿的補習填滿我的生命。
每日,媽媽叫我起床做早餐給我吃,父親帶我去操場跑步。
他們管我管得嚴,總愛限制我的行動,我又值青春期,叛逆易怒,常與他們爭吵。

夜晚,我總做一個夢,夢到一位面目模糊的女子,似乎有話要對我說。
我聽不清楚,十分疑惑,但夢中的我感覺到那位女子有一點哀傷。

10年前的台北,我20歲,大學生,生活忙著談戀愛。
與男友在圖書館裡甜蜜唸書,假日手牽手出去玩。
五顏六色的共筆塞滿書櫃,滿滿的約會填滿我的生命。
天高皇帝遠,我不回家,父母已經習慣半年見我一次,女兒出門就好像丟掉一般。
數個月才打一通電話回家,一聯絡卻又爭吵,壞脾氣的我,一言不合就掛爸爸電話。

夜晚,我還是做同一個夢,同樣一位面目模糊的女子,我好奇她究竟是誰,她更加急切地想要跟我說些什麼,但我還是聽不清楚。

5年前的台北,我25歲,醫生,生活忙著工作。
忙碌的實習生活讓我崩潰,生活如同被榨乾一般不剩一點自己的時間。
白色空曠的醫院變成我的家,滿滿的值班填滿我的生命。

生活只剩工作,沒有時間回家,沒有時間跟家人聯絡。

夜晚,即使睡眠不足,我偶爾還是做同一個夢,還是同一位女子,但我慢慢覺得我好像認識她,她似乎是一位我很熟悉的人,她更加哀傷了,我好疑惑,她到底在哀傷什麼?

現在的花蓮,我30歲,醫師,生活不再忙碌。
脫離崩潰的實習醫師生涯,我開始有多一點自己的時間。
花蓮的美景深深吸引我,滿滿的旅遊行程填滿我的生命。

爸媽老了,我改成每個月回家,每天打電話跟爸媽說話。

夜裡,我不再做同一個夢了,因為我知道她是誰,她要跟我說什麼了。

她是現在的我,她屢次回到過去是想要告訴我:「親愛的妳,現在的我,很後悔,沒有跟爸媽好好相處,希望年輕的妳,可以早點知道,家人是妳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