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父親的平行世界


〈將軍碑〉一個奇幻的故事。

故事敘述將軍最後的那兩年,實際上他已經完全痴傻了,不知時間,但在將軍的內心世界裡,他無視於時間的存在,想去哪就去哪,上山下海,昂揚跋扈,仍舊是威風凜凜的將軍。

〈將軍碑〉裡有兩個世界,一個是眾人認知的實相世界,一個是將軍自己的神遊世界。巧妙的是這兩個世界同時存在,而且交互重疊。

正因為將軍獨特的精神狀態,使得故事一分為二。眾人認知的實相世界,情節極其簡單,描述將軍生前最後兩年的痴傻光景。將軍自己的神遊世界,情節及其繁複,描述昂揚闊步的將軍,一下帶著兒子,一下帶著管家、一下又帶著傳記作家,上窮碧落下黃泉,穿越時空,探盡他這一生中最重要的幾個時刻:八年抗戰輝煌戰役、親友為他死後立碑、妻子服藥自殺、以及與兒子之間的矛盾衝突。

因為有了過去與未來,單薄的現在開始有了歷史景深。父子之間始終對不上焦的內在矛盾,也因為跨越過了時空,而展開了雖然牛頭不對馬嘴,但卻更為深邃、悲涼的對話。
舉其中一段為例:

將軍從望遠鏡筒裡盯著維揚灰色的風衣漸行漸遠(維揚是將軍的兒子,此刻他們身處的時空是現在)......看著看著,將軍已然穿透望遠鏡筒,越出焦距以外,穩穩地在山坡站定,等著他的兒子。「快啊!」將軍有些不耐煩,擔心維揚來不及看見他們第二十一軍團重創日本......但維揚卻答道,「這裡什麽時候可以結束?我還要趕去上墳。」「上你媽的墳!」「是上媽的墳。」「你給我回來!老子斃了你。這是中國的歷史,你知道不知道?」「爸,那是你的歷史,而且都已經過去了。」

以上摘自書本「小說課:折磨讀者的祕密」。

〈將軍碑〉中,時間在作家筆下跳來跳去,目眩神迷,但卻不使人迷惑,對比出兩個平行世界之存在,讓人極度悲傷。

讓我想到:
老人v.s.年輕人
醫師v.s.病人
上一代v.s.下一代

門診失智症病人,如同被禁錮的大腦,不言不語不動,他們在想什麼?
過去有多風光,有多輝煌,
但就如同兒子說的那句話「爸,那是您的歷史,而且都已經過去了。

而我的父親呢,總是沈默的你:
你在想什麼呢?
你在意什麼呢?
你期待什麼呢?

對於未來的一切:
你會擔心嗎?
你會害怕嗎?

或者其實這些問題我該留著問自己:
我會擔心嗎?
我會害怕嗎?

身為醫師的我,身為女兒的我,只能看到現實。
但誰知道,或許他們的腦中正上演著我們未能想像的絢麗多彩的生命記憶!

我沈思良久,心中悲傷不已,我未能參與與了解,我無能為力,因為那是另外一個時間與世界,時間過了,世界就過去了,不再回頭,再來,我們僅僅能看著親愛之人慢慢步入暮年。

我以為我了解父親,但是,我其實一點都不了解他,我其實不知道他的一切,而最讓我害怕的是,或許我不可能再有機會去瞭解他了,因為年紀不同,背景不同,教育不同,職業不同,因為我們根本在平行的世界。


然而,即使不懂,也可以陪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原來花蓮也有老眷村!回味《一把青》最佳去處,介壽眷村裡的彩繪甜美回憶

[花蓮瑞穗] 春天酒店:童話歐風城堡,超夯夢幻新景點!

巧遇絕美歐式教堂!仿若置身於國外的花蓮富田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