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法國] 巴黎凡爾賽宮。為什麼鏡廳的鏡子可以這麼髒?

圖片
一大早悠閒起床化妝完畢後出門
到達凡爾賽宮

在路上看到這片樹木
覺得好美



拍完照後進入凡爾賽宮
這時卻發現已經超過B在網路上預約的進場時間

當時我一陣驚慌!
因為看到滿滿的排隊人潮
超擔心我們進不去宮殿
或是需要耗費大把時間排隊

這次的行程「全部」交給B來安排
原本我還是有點不放心
但後來心也比較放寬了
想說若搞砸了
以後最多就是不跟B出國了

結果在行程的第三天他就出包了
讓我超傻眼

當下拿著門票去問工作人員
幸好他說可以排在這個時段一起進場沒有關係
讓我大為鬆了一口氣

但原本的好心情已經被打亂了
當時真的是很不開心

心中想著如果是自己安排行程
絕不會犯這樣粗心的錯誤

現在想起來
覺得那時何必如此生氣呢

旅行最重要的是開心
就算沒有進入凡爾賽宮
那又如何呢?

人生最重要的是開心
其他與之相比大概只是枝微末節吧

排隊進入凡爾賽宮後
先在宮殿內拍照



拍了一會兒
想著還是先去看鏡廳
之後再回來補拍

沒有想到
最後我們就沒有時間可以回來拍照了

現在覺得那也沒有關係阿
若是以前的我一定會覺得很可惜
但是現在的我會覺得完全沒有必要為此太過在意
有沒有拍到照其實並沒有這樣重要

到了大名鼎鼎的鏡廳
非常失望
因為其實沒有非常美

或許是因為我們已經去過其他更浮誇的博物館及教堂
相對來說
凡爾賽宮對我來說
根本就不算是很美

可能是因為沒有適當的保養
金飾都已經有一種舊舊髒髒的感覺

而且
我最不懂的是
為什麼鏡廳的鏡子可以這麼髒!
好像幾百年從未擦拭過般
想找片乾淨的鏡子拍照都非常困難



與之相比
我覺得義大利的梵蒂岡博物館更美
雖然我很討厭義大利

大約中午時分
我們逛完凡爾賽宮內部

出來外面吃午餐
謝謝B準備的美味三明治

跟去年的歐洲旅行完全不同
即使沒有到餐廳吃飯
B也努力確保我們的食物可以美味又健康

所以用心準備了好吃又健康的三明治
這部分真的要謝謝他
他在準備食物的部分真的很厲害

接著
我們開始逛凡爾賽宮的外面
包括庭園與其他宮殿



我其實非常喜歡這張照片
兩扇對稱的門

但B卻說這到處都有
又不是到凡爾賽宮才拍得到

但其實我並沒有一定要拍觀光客照片

庭園是非常整齊對稱的法式庭園
對我而言並沒有非常吸引人
可能也是因為過去曾經看過其他法式庭園

B這時非常堅持要拍照
但這片庭園其實很難拍
而且這時的天氣很冷
冷風一直吹來
我其實沒有什麼拍照的興致

B好像有點失落
覺得沒有拍照有點可惜

電影《好不浪漫 Isn't It Romantic》

愛自己是一個非常老梗的主題
但這部電影卻用不同的方式演繹
讓我非常驚喜

而且劇情非常好笑
讓我度過了飛機上痛苦的長途飛行時光

(痛苦是因為背後失控的死小孩 😰😰😰)

看膩了浪漫喜劇的套路嗎?
每個故事都是一樣的模板組成

女主角是一個胖胖的女生
非常厭惡浪漫喜劇
非常具有現實感的活著

這個特質跟我有點像
我也看不慣浪漫喜劇
人生才不是只有喜劇
人生應該是場悲劇

所以我獨鍾各種怪異的悲慘結局的電影

最慘的是
女主角在一次意外後掉到一個浪漫喜劇中
她超級崩潰
因為一切都變得完全不一樣

看到這裡時我覺得超級有趣
因為我剛去過法國巴黎

劇情的設定是在紐約
現實生活中
紐約的街景骯髒醜陋
充斥著大便味
地鐵老舊治安不好
隨時都可能遭遇搶劫

但當女主角掉入浪漫喜劇中
街景竟變成處處有鮮花
充斥著花香味
到處是情侶漫步
地鐵變得嶄新
還擺滿花朵

這跟法國巴黎簡直一模一樣
想象中的巴黎應該跟浪漫喜劇一樣美好
大家塑造出的巴黎如此不真實

但現實中的巴黎
街景到處是垃圾與煙蒂
著名景點充斥著尿騷味
地鐵老舊治安不好
更慘的是36度高溫下卻沒有空調
每次搭車好像都要被烤焦
慶幸我有帶著小電風扇
突然很想念台北的捷運

如此雷同的狀況讓我對這段劇情覺得爆炸有同感

既然是浪漫喜劇
每個女主角都該被愛上

女孩們從小就被教導
要被白馬王子愛上才會幸福
所以在我們的人生故事裡
總是期待著被誰愛上
這樣的結局才是完整

在這部電影中的浪漫喜劇卻不一樣

要得到幸福不是要讓哪個王子愛上
要得到幸福是要愛自己

女主角從來不相信浪漫喜劇
其實是因為她一直覺得自己不值得

她一直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
不值得美好的結局
不值得他人好好的對待


看到這裡時
我深深感動

自己不相信浪漫喜劇
或許也就跟女主角一樣
因為覺得自己不值得

有了這樣一個機會
去深思
自己為何覺得自己不值得
自己為何總要往負面方向去想

為什麼自己就不能樂觀一點呢?

當然
我並不覺得樂觀就一定很好
悲觀就一定不好

只是對我而言
我希望自己可以開心一點

以前學認知心理學時
對CBT的模板理論印象深刻

情緒來自於某些特定的想法模式

其實我可以改變自己的想法模式
最近特別細心地在觀察自己一貫的想法模式
也開始試著改變成較樂觀的結果

無論是
對於家人關係的想法
或是
對於自己未來生活樣貌的想法
都是如此

我發現當自己有意識地改變想法模式時
情緒也就隨之變好

就是一定要漸層!花蓮新開的超美手搖飲「花羨沐嵐」

圖片
真的太萌了!!!

這次受Tina的請託,幫忙介紹她新開的飲料店「花羨沐嵐」

首圖是Tina可愛的狗兒子吳小ㄇㄨ,小ㄇㄨ真的太搶鏡,幾乎要搶走飲料的風采了!


想要看小ㄇㄨ更多的萌照嗎?

文章最後會放送更多照片,還有拍照過程的花絮介紹喔 😄😄😄


♦♦♦


「花羨沐嵐」

以台灣·鮮果·茶為出發點,使用台灣茶葉,以及鮮果為品牌主要概念,

聽Tina介紹才知道,這間飲料店可是先打進國外,才紅回台灣,在香港澳門都有很多分店。



第一眼會發現,他們家的Logo設計的非常別緻,以花木蘭華麗出征為設計概念。

當初為了進軍全世界,向外國介紹中華文化,因此以花木蘭添加幾許中國元素。



「花羨沐嵐」堅持使用台灣好原料,在地小農茶葉,嚴選新鮮水果以及本土牧場鮮奶。

聽Tina介紹,才知道他們家連哪一種茶品適合搭配何種鮮奶都會特別講究。

一般來說,他們的飲料都是使用初鹿牧場鮮奶,但因為這支鮮奶的奶味比較重,為了搭配味道較淡的花茶,他們又另外挑了一隻高雄小農鮮奶,奶味較淡,比較不會壓過花茶的味道。

聽到這裡我就覺得他們真的頗細心的。

但是最厲害的應該是,他們家的飲料真的太美了!



B這樣形容,這簡直就是一個藝術品。

我只能說,這真的並不是很浮誇的形容詞(雖然認識B的人都知道他本身就是一個浮誇的人 😂)

為了製造出美麗的漸層,每一杯飲料製造都需要將近5分鐘。

剛去過歐洲旅遊的我,真心覺得台灣的手搖飲品真的太強大了!

在國外,你真的很難想像一杯飲料需要五分鐘的時間耐心地、慢慢地製作,就為了製作出一杯美美的成品。

台灣飲料實在是比國外飲料豐富度高太多了。


♦♦♦


這次我們挑了五杯飲料:

[法國] 巴黎鐵塔。重點是莓果蛋糕跟水果軟糖!

圖片
這天天氣異常寒冷
已經把全部衣服都穿上身
卻還是抵禦不住寒風



















中午時分
午餐來到一間小餐館



吃「法式油封鴨腿」



老實說
我完全吃不懂這道法式料理
很油膩
我覺得不好吃

但甜點非常好吃

熔岩蛋糕



香草冰淇淋超好吃
完全不甜膩

鑑於去年到歐洲竟然沒有吃到有名的義大利提拉米蘇
這成為上一趟旅行的遺憾

B決定這一次旅行一定要讓我吃遍法國與荷蘭的甜點
但對體態有強迫性格的B為了怕我們回國後發胖
連旅行都要帶體重計出門

很棒的是
這次旅行我們吃遍美食
但體重卻維持的還不錯
非常開心

吃飯的區域離巴黎鐵塔有一段距離
街道上的小店非常可愛



實在是覺得這水果攤很可愛



路過一間甜點店
忍不住被美麗的甜點吸引



每個點心精緻如藝術品

相對來說
德國的蛋糕就比較樸素
沒有太多的裝飾

台灣非常喜歡法式甜點
到處都可以見到外型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蛋糕
但是味道卻完全不同

跟B討論
台灣可以把外型學得如此之像
但內裡卻完全變了調
這一點也是不簡單啊!

跟B討論過後
挑了一個看起來最好吃的蛋糕
結帳帶走
我當下的心情真的超開心的
好期待可以吃到美味的蛋糕 😁

帶著蛋糕散步到巴黎鐵塔附近
坐在木椅上享受美味蛋糕

這時有一點陽光透出
讓陰鬱天氣多了一點溫暖
不禁感到一絲開心



一拆開才發現它竟然沒有附上叉子 😅
匪夷所思
為何不附上叉子
下次外帶甜點一定要注意有沒有附上餐具

我們在台灣被寵壞了
總覺得這些服務是理所當然

B很聰明
用紙盒做成湯匙

折騰了一番後終於吃到蛋糕
超好吃!

莓果外層搭配慕斯
外層口感濕潤
內層完全不膩口
莓果酸酸甜甜

隨便挑選的一間蛋糕店都讓我們如此驚豔
法國的甜點果真不是浪得虛名

接下來是「可麗露」
B事先做好功課
這間店專門賣可麗露

店家外觀超級可愛

[法國] 巴黎的第一天完全沒有行程,目標是睡飽!

經歷了13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後
好不容易順利地到達了我們在巴黎的住宿地

到達後已經中午時分
我們先到附近的超市採買食材
自己準備午餐
吃畢午餐後我與B兩人都已經感到疲累了

因此第一天便完全沒有任何行程
就是休息
為了接下來的旅途準備

這跟我們過往的所有旅行都不一樣

若是以前的我們
一定會捨不得不排滿行程
捨不得不把所有時間塞滿
最後把自己累得半死

旅行前我們就討論過
這趟旅行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悠閒」
沒有「必去」的景點
沒有「必吃」的食物

就是悠閒放鬆簡單體驗異國的一切

對生性強迫性格的我而言
這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嘗試

旅行結束後
跟一年前的旅行不同
這次我感到非常的愉快開心

每天都睡飽吃飽
用著非常舒服的狀態旅行

這趟到歐洲再一次也體驗到了歐洲人的悠閒狀態

與我們的匆忙非常不同

無論做什麼事情
大家都是慢慢的
絲毫不急促

在紀念品店裡幫客人包裝商品
在餐廳中上菜
都是慢慢的來

草地上總是滿滿的人們
曬著太陽
無所事事的度過時間

於是我開始學著悠閒
學著放慢腳步
學著放過自己

有著強迫個性傾向的我
其實一直都沒有辦法放過自己
一直都用各式各樣的框架框住自己
用各式各樣的標準要求自己

自己常做一個重複的夢
就是不斷地被喪屍追趕
一次又一次
我不斷做著重複的夢境

我常在想
那蜂擁而上的喪屍應該是我對自己嚴格的標準與要求
一直在追趕我的其實是我自己

異國旅行
最棒的並不是去過多少景點
吃過多少美食

最棒的應該是
因為置身異地
它動搖了我日常觀看這個世界的角度
我必須用更敏銳的感官體驗世界
用異於平常的角度觀看世界

在這次旅行
我總算慢慢地學到了歐洲人的悠閒

悠閒態度
應該是我最想帶回台灣的特產

PS.還有一樣
那就是世界爆炸好吃的馬卡龍跟各種法式甜點
😍😍😍

電影《翠絲 Tracey》

覺得男主角真的演得太太太好了
看完後真心覺得跨性別者非常辛苦

尤其是看到打鈴哥與男主角終於可以扮成女性出門party時
那場戲真的太可愛了

但男主角與老婆坦承自己的心情時
那場戲又是這樣的揪心令人難受

男主角的太太在得知男主角是一個女人的消息後
竟然不是在意彼此多年的夫妻情誼
而是說:你要我怎麼面對街坊?你要我怎麼回去劇團?我的面子怎麼辦?

所以
婚姻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是否跟兩個人的感情無關
只跟面子有關

「面子」是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樣子

社會心理學提到
人很難不被周遭的人影響

在我的上一代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
朋友佔據了生活很大的一部分

想起我的父母親
生活似乎都圍繞著朋友
話題也總離不開朋友之間的八卦
儘管我對他們的朋友並不熟識

但對我們這一輩而言
情況不一定比較好
我們改成在社群網站上發文
發布自己最光鮮亮麗的樣子

「面子」依舊很重要

無所不在的網路把這樣的狀況延伸成了一種無所不在的觀看與監視
如同傅柯的全景監獄

我一向都不喜歡這樣被觀看的感覺
被注視的感覺
儘管有時這種感覺可能只是一種想像

但這樣的狀況無可避免
儘管是在現實生活中也會常常發生
尤其是在國外旅行
無論在哪裡
總是被緊緊的注視著

現在
我調整心態
不太去care他人是否在看著我
而是去思考自己是否開心
怎樣的狀態自己可以最開心

現在
我覺得比較自在了

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
男主角的太太告訴兒子:「我們這個家不能有慾望」

華人把慾望藏起來不說
某些人不應該有慾望
父母親不該有慾望
老人不該有慾望
精神疾病或身心障礙者同樣也不該有慾望

讓我想到日本的一部小說
是描寫一個老人的慾望故事
書中鉅細靡遺的描寫老人如何慾望他的兒媳婦
他慾望著兒媳婦的纖纖玉足
希望死後可以把那足印拓在墓上

更讓我想到醫院精神科訓練時的一堂課
對於住院的精神病患
他們的慾望該如何宣洩?

現今的醫療體系
對這部分做的是如此的少
即使連討論都被小心翼翼的避開了

這部電影讓我非常感動
多次感動到哭

對我而言很一般的事
身為一個女生
開心打扮自己
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對於他們
這竟然是如此困難的事
一件無法對人訴說深藏心中的莫大夢想

所以當打鈴哥與男主角終於可以扮成女性
他們是如此的開心!

非常溫順的男主角直到五十歲才有一個機會面對自己深藏心中的秘密
面對真正的自己
如果不是因為阿正死掉
我想他可能永遠不會成為自己想要成為…

電影《影》

這是一部張藝謀的作品

我對張藝謀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大紅燈籠高高掛》
非常非常喜歡這部電影
雖然這部電影陰暗而悲劇
但我真的深受吸引

緩慢的步調
鮮豔的色彩
獨特的構圖取景
再再讓我印象深刻

就因為對《大紅燈籠高高掛》非常好的印象
我對張藝謀其他的作品也很有興趣

前一陣子看了他的另一部作品《英雄》
有點失望

電影的畫面同樣非常的美
用三種顏色訴說三種版本的故事
對我而言
光是用眼睛欣賞就是一種享受
視覺的享受

非常喜歡看電影的我
總是沈溺於視覺的美麗之中無可自拔
現在開始學習攝影
自己也慢慢有了一些方式可以試圖解讀這樣的美

《英雄》非常美
但故事內容卻不如《大紅燈籠高高掛》深具寓意
讓人震撼引人思考

是因為這樣我對《英雄》有點失望

導演出名後是否比較好呢?
《大紅燈籠高高掛》是張藝謀早期的作品
《英雄》卻是他出名後的作品

也許出名本身對他很好
但對像我這樣的影迷卻很不好

有了名氣後
人似乎總會變
變得跟原本很不一樣

這次在飛機上的長途飛行
被後面小孩吵到睡不著的狀態下
一挑再挑
挑到這部《影》

看完之後
覺得《影》其實還不錯

主題一開始便不落俗套
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重要的是
每個畫面美的不可思議

每個景幾乎都是在陰雨之時拍攝而成
色調陰鬱灰暗深沉
但卻極美

重重疊疊如山水畫的山脈延伸
中式屏風形成的每個框架
讓我看得非常過癮開心

劇情也是波折起伏
當然仍舊比不上《大紅燈籠高高掛》
但至少這樣的劇情可以緊緊的抓住我的注意力

讓我暫時忘記後面小孩毫不間斷地踢我的椅子

電影《假面飯店》

每個人都帶著面具
在旅館的工作就是不揭穿貴客的面具

看完這部電影後
第一個想法是覺得日本人超級無敵可怕
壓抑自己再壓抑自己
把自己用力塞進一個個小小的框架中

不管做的是什麼工作
上司的命令無論多不合理
員工一定要遵守

這讓我覺得非常非常的可怕

不過
被日本統治過50年的台灣
似乎某些部分也很像他們
如此的恐怖

每個人帶著假面具在生活著

去過日本與歐洲多國的我
深深覺得這兩個地方的巨大差異

日本人微笑有禮
但這樣的微笑總像是帶著假面具
非常制式

歐洲人若是對我微笑
那微笑則是真誠自然不造作

這兩種對應方式無所謂的好壞

想到最近看過的一本書《陰翳禮讚》
提到陰翳的美

曾經也讀過文章提到日本人的壓抑之美

但我不喜歡
這樣的壓抑

或許就是因為台灣有些部分跟日本太像
我更有深深的體會與厭惡

不過
不管怎樣的狀態或許都可以吧
不需要討厭自己的樣子

假面具
或許本來就有存在之必要

只是年紀越大
越來越帶不住假面具了

越來越常素顏出門
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開心舒服最重要吧
如果更換各種不同的面具能讓我開心
那麼帶著假面具也未嘗不可

黑白。台北新富町文化市場

圖片

彩色。台北信義區

圖片